热血宝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雄兔眼迷离在线阅读 - 不知春(二十六)

不知春(二十六)

        这话乍一听是那么个理,细想却是哪哪都不对,却又说不出来。薛凌皱着嘴唇憋了半晌,想给这老不死鼓个掌,又觉在这破地不好过于张扬。

        忍忍心头不快,拾了外袍在手要走,又闻慧安师太道:“近日佛门多舛,还请施主来去切勿招摇,免扰菩萨清净。”

        薛凌看了看自己身上衣衫,估摸着是颜色鲜艳了些,与寺里人格格不入。要说是个香客,现在隐佛寺也没几个烧香的,当下又扯了件僧袍搭在身上,这才离了门。

        昨日陪着来那哑婆子还在南竹院外等候,薛凌一见人在随即放下心来。自己一路往后山走,本遇不着几个念经的和尚,现有这婆子在,真就遇见了得道高僧,也只说认了寺里姑子作仙家,来叙个旧,想来也挑不出错。

        她既嫌热,又不想跟秃头套近乎,忙将那僧衣扯了去。

        哑婆子比划了两下,她亦只作不见,大步一迈走在了前头。婆子无奈,也只得随行其后。然着实运气不错,加之薛凌这一路耳眼玲珑,听见动静就绕着些,一直到后山门口,一个僧人也没撞见。

        张二壮果真早早驾了马车来在此等候,看见薛凌出来,忙迎上前躬身连喊数声姑娘。薛凌含笑应了,直到她坐上马车,张二壮才将腰直起来。目光又搁着帘子探究片刻,方跟着坐到赶车处。

        没走出两步,便听他道是车上备了果子跟茶水,都是白先生交代下来的。今儿个天热,供姑娘去去暑气。

        薛凌确在架子上看见个精致食盒,掀了盖子,里头分作四五格,各放点心二三,又单独一竖格是个浑圆竹筒拿白膜样物事封着口。

        虽早上只吃了隐佛寺俩糙馒头垫着,但茶水却是在霍云婉那灌了一肚子。平心而论,那梅花雪喝起来清冽回甘甜,确是个好东西,是而她这会并不渴。本想分给哑婆子和张二壮便罢,却被封竹筒口的东西吸引住了目光,一时没丢手。

        拿到眼前看了片刻,仍没分辨出来是个什么物事,白又不是全白色,说透又带了些朦胧感,似纸非纸,似皮非皮,她闻了闻,好似还带着些腥味,实在奇怪。往常这些东西,多是用荷叶,不知壑园拿的什么东西来。

        现儿个春日还未过半,其实还不到凉饮的时节。不过吃食而已,倒也说不上非得讲究个寒来暑往。薛凌犹豫一阵,撕了那层封口,饮了一些在嘴里。

        这汤水倒是好分辨,米酒煮了些零嘴,酸梅蜜枣里浮着淡淡酒气甚是好喝。连饮了几口,再没丢手,只将那盒子往哑婆子身旁推了推问:“吃不吃?”

        哑婆子摆手摇头一起上,恍若是薛凌要毒死她。薛凌未劝一字,起身就着盒子撩了帘,笑道:“张大哥,我在寺里用过斋饭了,这些都给你吃吧。”

        张二壮又是一个受宠若惊,忙“吁”声停了马,转身先用衣襟擦了手后,双手来接。待他拿稳,薛凌摇了要手中竹筒道:“这是什么东西作的封口,以前从未见过。”

        张二壮似比以前都拘谨,连连说不认识,话末还有些不好意思,说是自己从没见过这般贵气的东西,哪晓得上头风口之事。

        薛凌瞧了瞧竹筒,笑笑丢了帘子重新坐回车厢里。又饮了几口,还是觉得奇怪。用荷叶作盖,不仅材料廉价方便,兼之荷叶有清气,可以给茶汤增味。今日这东西反有股淡腥味,该不会拿来封口才对。

        一路想着,竟将那筒甜汤喝了个底朝天。里头本有酸梅调味,又有竹筒清香,完全不会腻。张二壮这一路也不见唠叨,圆了她一人且饮且看的兴致。

        直到壑园门口,下了马车,薛凌手里还捏着那竹筒把玩。张二壮那句“贵气”倒也并非全然恭维,竹节本是寻常东西,难得壑园在竹青上作了整副雕花,又零碎贴了百十来颗米粒大小的珊瑚珠子在上头,登时将这漫山遍野的东西托成了个人间贵物。

        她看的有趣,抬步要往门里走。张二壮追上来,急促喊了声姑娘。薛凌停步奇道:“何事?”

        他颇有尴尬,涨红了脸称谢,道:“非是..不是小的贪心,就...实在是小人一生所愿。多亏了姑娘面子,昨日白先生给了小人银钱。小人......小人若是铺子开张....姑娘一定要去坐坐。”

        是有这么回事,昨日这人说要开个铺子。薛凌笑笑抬了抖了袖,刚想问要开个什么铺子,张二壮双手一起挥,连道:“我不是非要姑娘去坐,我就是.....”他忽而往地下跪,磕着头喊:“我就是受了姑娘的恩,想给姑娘道声谢,姑娘您.....”

        薛凌将竹筒丢到左手上,右手作势要扶,实则并没碰到人,急着喊:“你先起来起来,给人看见了我怎么说的清啊。”

        张二壮倒是明白事理,忙站起来又赔罪道:“姑娘说的是,我是个粗人....我没想.........哎,没想......”

        薛凌总算在他结巴处找了个空档,笑问:“白先生支了你多少银子?”

        “是姑娘的面子。”他伸出一只手指:“足足一百两,我谢谢姑娘大恩.....”

        薛凌捏了捏手上竹筒,突而失了多问的兴致,只道:“我听说,北边在打仗,南边也不太平,这个年景,可不是开铺子的好年景。”

        张二壮愣了愣,从羞赧自卑诸多情绪里抽离,片刻赔笑道:“姑娘说的也是,但是,北边不太平,南边也不太平,咱不开铺子,也没地去啊,还不如趁着京中太平,过好日子先。”

        薛凌笑笑,转身进了院门,后头张二壮目送她背影直到拐角,才牵着马往拴马处卸马车。

        回屋不多时,逸白人就到了跟前。想必薛凌一进门,就有人向他报过行踪。薛凌见怪不怪,自己从霍云婉那回来,少不得要说道几句。来了也好,省了自己还得找人去传。

        一同来的,还有个丫鬟端着个木盘,上头搁了个横梅四系罐,只得拳头大小,罐上梅花却是烧的粉彩,枝叶栩栩如生,极为精致。

        薛凌随口与逸白打了招呼,手指着那罐子道:“什么玩意?”说话间,手上还捏着竹筒没放。

        逸白笑笑见了礼,示意丫鬟将东西搁在桌上,待人走了才道:“是梅花雪,霍家姑娘见姑娘喜欢,特赶紧寻了些来与姑娘。只是这东西当初制的少,就这么小些,还请姑娘莫嫌弃。”

        薛凌顺势扭头再看了看,想着霍云婉确实察言观色非常,自己不过多喝了两嘴,东西就送到了壑园来。得亏自个儿不挑嘴,对茶水别无追求,换成个茶痴子,不当场感动的痛哭流涕。

        她笑道:“承了这情,改日与她道谢。”

        “一家院里的姑娘,何来谢与不谢,姑娘喜欢,是这东西的福气。”

        薛凌甩了甩手,想问那竹筒上糊着的究竟是什么玩意,突而一瞬间,跟嘴里吃了个苍蝇一般恶心。她早间才与霍云婉在宫里饮了这茶,当时听她说只得二人共饮,很明显是以前并未给过逸白。

        也就是说,这茶从宫里到壑园,倒比自己走的还快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