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宝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周不良人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传送术,奔赴宁州(近20000字超级大章)

第四百一十五章 传送术,奔赴宁州(近20000字超级大章)

        不得不说这铁板烧烤真的是人间美味,人间极品啊。

        赵洵做的还都是素菜,若是加了几个肉菜那岂不是直接节奏拉满?

        “唔...”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心情。

        对他来说现在真的不能志得意满啊,一定要保持淡定保持优雅。

        优雅的人配合优雅的节奏,优雅的去吃一切美食,优雅的去享用一切。

        只见赵洵走到近前将一串烤豆腐缓缓的剥下来,然后用牙签扎上送入口中缓缓咀嚼了起来。

        一旁的旺财跟三师兄龙清泉整个人都傻了。

        还有这种操作?

        小师弟这吃烧烤的样子也太优雅了吧。

        “这么优雅的吗?”

        旺财吞了口吐沫道:“明允兄这吃铁板烧烤不就应该野性一点吗?”

        “野性?不不不,在我看来吃烧烤的时候必须要保持淡定保持优雅,保持一个近乎完美的状态,要不然的话,恐怕会在外人看来过于的野蛮了。”

        赵洵知道吃烧烤也是有讲究的,如果不讲究是会被人指摘野蛮和粗鲁的。

        “就拿这铁板烧烤来说和炭烤烧烤还是不一样的。炭烤烧烤一般都是撸串。但是铁板烧烤一般都是拿着牙签扎着吃。”

        赵洵十分优雅的做了一个示范。

        “啧啧啧...”

        三师兄龙清泉看到之后很是赞叹道:“哇,小师弟你真的是强啊,能够保持这么优雅的姿态,整个书院里估计都没谁了啊。关键还是在吃饭这种时候。吃饭的时候人都是遵从本能的。毕竟本能下人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啊,最基本的想法就是快速的把食物吃完。因为对远古时期的人来说,食物是非常难以获取的。要么是通过打猎获得,要么是通过采摘获得。但不管是哪种食物都不容易保存,而且容易被其他掠食动物抢走,这种情况下,吃的快就是最大的优势了。”

        赵洵仔细想了想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啊。

        原始人并不在乎食物好不好吃,他们也不懂得品尝美味。

        对他们来说尽快的吃完获得的食物才是最先需要考虑的问题。

        只有快速的吃完食物才能保证有较大的概率存活。要不然的话整个人随时都有可能因为食物短缺的问题而失去性命。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要知道,在那个时代食物就是最难获得的东西,在那个时代食物就是必须要获得的东西。在那个时代食物就是天。

        “所以说他们是通过一种不断的进化延续下来这种本能的吧?吃的慢的人都被慢慢的演化淘汰掉了。吃的快的人则可以把基因遗传下来。仔细想想这真的是很饿有意思。”

        赵洵啧啧称叹道。

        “所以小师弟你才是强啊。可以克制住人的干饭本能,能够以一个如此优雅的姿态去吃东西。反正我是从没有见过这么优雅的人好吧。小师弟你绝对是头一个。”

        “呃...”

        赵洵突然之间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呵呵笑道:“不至于不至于,应该有不少人吃饭也是很优雅的,只是没有被发现而已。”

        “罢了罢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先把这些烧烤干完再说。干饭人,干饭魂,每一天都做干饭人。”

        旺财喊起来口号的样子那是相当的逗比啊。

        赵洵一时间都被逗乐了。

        他是怎么能够做到如此逗比而不自知的呢?

        理论上来讲逗比应该都是有独属于自己的特点才对的啊。

        也好,能够如此开心快乐的活着也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

        赵洵觉得旺财只要保持开心就好。

        “啦啦啦啦...”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快乐,只要开心就好。

        ...

        ...

        干完了烧烤大餐之后,赵洵、三师兄、旺财三个人整整齐齐的坐在书院竹林的亭子里,望着不远处池塘里的锦鲤出神。

        人生中最美妙的时刻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吧。

        与之相比,什么金色莲花,什么长生术,其实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赵洵一直都认为不要给自己设限是很重要的。

        设限会让一个人彻底的失去可能性,也会让一个人忘掉他最初的梦想。

        初心这个东西还是相当关键的,保持初心可以让一个人拥有最纯真最纯粹的东西。

        这真的很好。

        赵洵能够有今天,可以说保持初心占据了很重要的因素。

        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当初能够走多远,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当初走出的每一步都是出于本能的。

        当时赵洵根本就没有做过多的思考,完全是依照本能行事。

        事实证明这样的效果也是相当好的嘛。

        “三师兄啊,你说这长生术真的有用吗?”

        “应该还是有用的吧,毕竟是青莲道长亲自教给你的,我觉得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龙清泉信誓旦旦的说道:“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去试试,但是我觉得应该相当的好用的。”

        “呃...”

        赵洵点了点头道:“我确实也不该去怀疑恩师。但是这长生术训练起来简直是太磨人了。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试过这么磨人的法术,要是真的练成那还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呢。”

        赵洵对此可是心里没底。

        一个法术再好那也要讲究所谓的性价比。

        如果需要花费的时间太长,那即便是练出来也不会有过多的优越感。

        长生术这玩意按照恩师青莲道长的说法,那是要不断练习才有效果的。哪怕是停下来一会,再捡起来那效果就差了相当之多。如此一番比较之后,赵洵此刻心里头还真的是有些犯嘀咕。

        “小师弟我是觉得吧你现在的资源既然如此之多,那就不用过多的考虑,好好的练习就是了。只要你肯努力的练习,那效果自然就不会差的啊。”

        龙清泉双手一摊道:“状态这个东西呢,其实有的时候真的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觉得很好,有的人觉得一般。但是我觉得你目前来看长生术训练后的状态真的是挺不错的。你只要能够保持这个状态一段时间,那是一定能够有所成就的。”

        不得不说龙清泉的这股鸡血打的恰到好处。

        原本赵洵都快要放弃了,听了三师兄龙清泉的这番话后一瞬间又有了激情。

        对嘛,好端端的为何要放弃呢。

        不就是累一点,苦一点嘛。

        再苦再累的日子都抗过来了,有什么好怕的。

        坚持,坚持住肯定会有收获的。

        ...

        ...

        结束了休息之后赵洵立即又开始进入到了修行练习模式。

        长生术需要凝结真气,这无疑会让赵洵的体力消耗加大。

        所以赵洵提前备好了大量的奶茶。

        每训练一炷香的时间就喝上一杯奶茶。

        既可以用来补充消耗掉的能量,也可以让赵洵能够对自己有一个激励作用。

        在赵洵看来激励还是相当有必要的。

        人失去激励之后就会失去向上的欲望和向上的信心。

        但是得到激励之后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美好的生活就是如此的让人羡慕啊...”

        赵洵训练结束之后喝了一杯奶茶,幸福感一瞬间就拉满了。

        这种感觉当真是叫人美美的。

        “嗯,小师弟你还在训练呢啊。”

        三师兄龙清泉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过来,一瞬间让赵洵有些懵逼。

        “对啊,三师兄,不训练还能干什么。总不可能真的躺平吧。你不是说过吗,要给自己设限,这样才能够有拼劲。”

        龙清泉嘿嘿一笑道:“对对,但是也得换着来啊。你整日练习这长生术,难道不觉得很枯燥吗?”

        “三师兄的意思是?”

        “我们来练习练习轻功如何?”

        “呃...”

        赵洵略微有些迟疑。

        这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因为他每次只要一开始练习轻功,就绝对会出问题。

        也不知道是魔咒邪乎还是其他什么因素。

        上一次练习轻功之后让体内原本蛰伏的毒素瞬间爆发,甚至险些有性命之虞。

        若不是山长及时出手,赵洵怕是现在坟头草都长出来了。

        “嗯,我就是怕大量动用真气会催发毒素。”

        “还毒素呢,你体内的毒素早就没有了。小师弟你想想看啊,你练习长生术的时候不是也需要凝结真气吗?这怎么就不影响了?如果真的有影响到话,你现在岂不是早就应该有反应了吗?”

        呃...

        赵洵仔细一想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

        三师兄说的并没有什么问题啊。

        “嗯,那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应该更加努力的练习,更加努力的研究轻功了。”

        “对啊,我来就是这个意思。小师弟啊你不能陷入那个盲区和节奏太久了。要保持不断的向外延拓展才行。如果你一直陷入到那个所谓的盲区之中的话,你很容易故步自封的。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三师兄龙清泉双手一摊道:“你自己算算你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训练轻功了?这功夫啊就得一天天的练习不间断的练习才行。如果停下来之后那个效果就会差的很远了。小师弟啊,不是我这个人矫情,但是你现在真的必须要开始练习了。”

        “好!”

        赵洵被三师兄龙清泉弄得一时间热血沸腾。

        对他来说,当下绝对是最好的练习时机。

        有三师兄在一旁做指点,即便赵洵的动作有什么问题,三师兄也能够第一时间的做出指正。

        “好,那我就开始了啊,三师兄你在旁边帮着我看一点,若是有什么问题那你就及时指出来,不用顾及我的面子。”

        ...

        ...

        江南道,宁州。

        宁州刺史万彦愁眉不展。

        东海妖兽国肆虐东南已经相当长的时间了。

        他已经将奏疏发给了朝廷,但是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杳无音信。

        朝廷似乎对此消息并不怎么关注,完全没有派兵来镇压的意思。

        照着这个节奏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整个宁州就会变成一片泽国,彻底的被这群东海妖兽所占据。

        更可怕的是,一旦妖兽尝到了甜头之后,他们肯定不会仅仅满足于占据宁州一隅之地,而是会被触角伸向江南道的其他地区。

        江南富庶,自古繁华。

        如此繁华之地,若是被一群来自东海的妖兽肆虐了,那真的让人不忍直视的事情。

        万彦本着为百姓着想的想法曾经想过转移百姓,但是这个举动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能实现的。

        因为这么做了就意味着万彦守土有过,皇帝只要降下一道圣旨就能砍了他的脑袋。

        万彦虽然一心为了百姓,但也不能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除了妖兽已经兵临城下,万彦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他是真的不知道朝廷到底是怎么想的,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只有长安的百姓是大周的百姓,宁州的百姓就不是大周的百姓了吗?

        难道只有京畿道的子民是陛下的子民,江南道的子民就不是陛下的子民了吗?

        一时间万彦只觉得自己被区别对待了。

        这种区别对待让万彦感到十分的痛苦。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万彦经常会扪心自问,但是并不能得到他希望得到的答案和结果。

        一切好像是就被封死了一样,根本不给他发声的空间。

        无奈之下,万彦最终决定给书院写信。

        这封信是送给赵洵的。

        当初赵洵和一干书院弟子来到宁州的时候曾经帮了万彦的大忙。

        当时正是这帮书院弟子的齐心协力,使得他们能够成功的灭掉东海妖兽国中的一部分妖兽。

        也正是书院弟子的震慑,让肆无忌惮的妖兽们重新潜入了大海,很长一段时间保持了消停的状态。

        这真的很重要。

        若是没有这段时间休养生息,若是没有这段时间的缓冲,万彦真的不知道宁州的百姓们能否缓过这口气来。

        老百姓们是真的不容易啊。

        不仅要防着天灾人祸,还要忍受妖兽的肆虐。

        而他们所求的也不过是活着而已。

        是的,活着。

        活着很难吗?

        活着真的很难。

        哪怕就是这么一个细微细小的请求对他们来说也是相当困难的,要想实现,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努力。

        对万彦来说,他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助宁州的百姓们争取到活下去的希望。

        所以他现在只能向书院写信。除了向书院写信求援以外,万彦根本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人想活着终归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人想活着终归是需要付出无数努力才能实现的事情,人想活着终归是要看天命的事情。

        但是万彦绝不是一个只看天命的人。至少他要付出自己应有的努力。

        尽人事听天命,这样才不会后悔。

        尽人事听天命,这样才不会彷徨无措。

        所以,他决定给书院写信,所以他才决定给赵洵写信。

        不知怎的,现在万彦对书院甚至比对朝廷还有信心。

        他现在对赵洵也比对皇帝更加的有信心。

        万彦知道这样多少有一些大不敬的意思。

        但是他没有办法啊。

        为了生存,为了宁州城的百姓能够生存下去,万彦只能拼尽全力的做一番尝试。

        在他看来书院一直都是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在的。

        而赵洵本人更是跟活菩萨一样。

        只要赵洵肯出面,那么宁州城就有救了。

        ...

        ...

        信写好之后,如何送去书院是一件很让万彦困惑的事情。

        因为宁州远在大周版图的最东边,而长安城终南山却位于大周中部偏西的位置。

        要是靠人力去运送书信,没有个半个月一个月不可能到的了。

        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万彦最终选择动用传送术。

        他请了宁州城中法力最高深的道士利用传送术将他写好的一封亲笔信传送到了终南山。

        这样一来终南山浩然书院的读书人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他的求援信息。

        这点真的非常重要。

        眼下时间就是最为珍贵的东西,如果能够争取到时间他们就有希望。如果他们能够争取到时间他们就能够拥有各种可能。

        相反,如果时间上来不及了,那么即便书院的弟子们最终赶到了又有什么用呢?

        到了那时怕是一切就都来不及了吧。

        所以对万彦来说他必须要第一时间的把这封信送到,必须要第一时间的让所有人明白,宁州有危险了,急需要救援。

        ...

        ...

        “小师弟,这有一封你的信,似乎是宁州方向动用传送术传过来的。”

        “嗯?”

        赵洵愣了一愣,他本来在喝奶茶,听到这里,连忙放下奶茶伸手去接信。

        三师兄将信递了过去,赵洵一把抓过很是认真的拆开读了起来。

        信是宁州刺史万彦写的,这簪花小楷写的是相当的清秀,一看就没少练习这种馆阁体。

        馆阁体相较于其他的书法类型更加的讲究规矩。

        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字也是如此的。

        若论字体的规整,整个书法界怕是没有能够出馆阁体之右者。

        赵洵跟万彦万刺史曾经有不小的交情,万彦甚至还曾经把自己的儿子派到了赵洵身边做书童。对此,赵洵还是很感激的。

        万彦这个时候写信是为了什么?

        赵洵迫不及待的展开来看,结果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怎么了小师弟?”

        龙清泉见赵洵的状态不太正常,连忙关切的问道。

        “是宁州刺史万彦写的书信,他是来向我们求援的。东海妖兽国的肆虐似乎比前几个月更明显更厉害了...”

        赵洵忧心忡忡的说道:“几个月前的时候,东海妖兽国也曾经肆虐东南沿海,整个江南道为之风声鹤唳。但是那个时候似乎并没有现在这么大的阵仗。如今的情况却是大不相同。妖兽们经过了一番试探之后得知官兵在东南沿海的防御相当之薄弱。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扩张。基本上官兵们只能缩在城池里坚守,只要一出城就面临着必死的局面。只是如此以来就苦了那些百姓了。百姓们手无寸铁,城里的百姓还好一些,至少短时间没有什么风险,但是村子里的百姓就不一样了,基本上面临着不可避免的风险。只要妖兽们一进村子,他们就没有任何的活路啊。万刺史这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才会给我写信。而且根据他的估计,如果我们不能够第一时间做出响应的话,用不了多久妖兽们就会将魔爪伸向宁州等城池了。”

        “呃...”

        龙清泉听到这里直是觉得愤怒不已。

        “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朝廷也不管一管吗?还是说万刺史没有给朝廷写信?”

        “朝廷?万刺史当然给朝廷上奏疏了。事实上,从一开始察觉到局势不对,万刺史就陆陆续续的向朝廷上呈了无数奏疏。这些奏疏送到长安之后就杳无音信。朝廷乃至那个不做人子的显隆帝似乎完全没有一丝一毫要管一管江南道的意思。百姓们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才摊上这样一个狗皇帝。我其实一直以来认为显隆帝跟我是私人恩怨,但现在看来不是了,乃是国仇家恨啊。我说狗皇帝是一句国贼没有什么分别吧?”

        赵洵这么说着,龙清泉点头道:“是啊,国贼就是国贼。这家伙真的是连脸都不要了。宁州的百姓、江南道的百姓可都是他的子民啊,凭什么他连自己的百姓都不管不顾。这样的人也配做皇帝,这样的人也配做人?”

        三师兄龙清泉如此的愤怒,赵洵是能够理解的。

        一个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他能够站在大多人的立场上思考问题。

        但显隆帝不是。显隆帝很显然只关注自己的利益。

        涉及到了他的利益冲突,跟他的利益有相悖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保留自己的利益,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的个人利益萦绕在手间。

        就像他会紧紧的攥住手中的权力一样,显隆帝是绝不会轻易的派兵去江南道的。

        因为这个时候正是朝局最不稳的时候,太子齐王蠢蠢欲动。如果没有足够的兵力,显隆帝如果压服一众儿子?

        如果没有足够的兵力,显隆帝如何能够坐稳江山。

        还有就是书院的缘故了。

        如今腐蚀者大举入侵,已经呈现围攻长安之势。

        这个时候显隆帝已经在暗中跟腐蚀者结为同盟,要共同对抗书院。

        书院方面的压力是相当之大的。

        如果显隆帝这个时候将大部分军队调走,调去江南道对抗妖兽。那么长安的腐蚀者就得依靠自己的力量对抗书院。

        这个压力那简直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显隆帝选择了一个最为苟且的方法,那就是将所有的军队囤积在长安。

        为了对抗书院,为了跟外敌一起合作对抗书院,显隆帝不惜牺牲掉了江南道所有百姓的利益,说他是国贼真的都算是便宜他了。

        目前来看,显隆帝如此无耻的行径已经形成了连锁反应。

        而如今压力全部来到了书院这一边。

        面对着宁州刺史万彦的求援,此时此刻的赵洵显得是相当之为难。

        他该怎么做呢?

        如今整个书院甚至是终南山都在被腐蚀者所围攻。面临如此巨大的压力,面临如此巨大的风险,赵洵能做什么呢?

        赵洵感到很茫然,他觉得自己现在必须要跟书院的师兄师姐们以及恩师山长们商议一番。

        仅仅靠他自己是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了,至少现在看来如此。

        ...

        ...

        赵洵的号召力和动员力还是相当强大的,既然他决定了做,那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做成。

        赵洵很快的着急了书院一众弟子,又请到了山长、青莲道长、竹林剑仙三尊大神压阵。

        一超品,两一品,众多二品,无数三品。

        书院的强大在这里便可见一斑。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但是不得不说,这次宁州之危或者说江南道之危彻底牵动了他的心弦。

        面临如此危难,赵洵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书院必须要做点什么。

        所以他才召集大家来共同商议。

        读书人要有读书人的担当,读书人要有独属于自己的担当。

        面临如今的形势,总归是要有人选择站出来的。

        既然不做人子的显隆帝不选择站出来,那赵洵就选择站出来。

        既然无能庸碌的朝廷不选择站出来,那么书院就选择站出来。

        “小七十二,你把大家召集来是想要说些什么,就直接说罢。”

        虽然山长早有预感,但是他并未轻易的吐露,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赵洵,希望赵洵能够给出一个更为靠谱的说法。

        “嗯,多谢山长。”

        赵洵冲山长微微颔首示意。

        “好了,诸位,我今日请大家来是因为有一件十分紧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商议。想必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如今整个宁州城陷入到了危险之中,造成他们危机的便是东海妖兽。这些妖兽上一次被我们打服打怕了之后就潜入到了深海之中。可是现如今他们似乎有卷土重来的架势。前几个月的时候我就曾经得到消息。不过那个时候的妖兽们更多的还是采取的试探的架势,并没有要死磕和全面入侵的意思。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也许是经过试探和探索,他们发现整个江南道的防守都相对的薄弱,所以他们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进行全面入侵了。目前来看,不光是宁州,整个江南道都处于被妖兽肆虐之中。当地的军队只能驻守在城中,连城都不敢出。如此以来就苦了城外的百姓。这些百姓们只能独自承受危险,独自面临妖兽的肆虐。百姓们惨啊,我从未想过江南道的百姓们会如此凄惨!”

        赵洵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无疑牵动了书院所有人的心。

        此时此刻包括三师兄在内的一众书院弟子都攥紧了拳头,恨得咬牙切齿。

        “岂有此理,这些妖兽真的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他们对上我们没有任何的优势,结果我们一走他们就开始冒头作死。也就是江南道无人,不然岂会让他们欺负到这个份上。”

        这个时候六师兄卢光斗站了出来振臂高呼道:“我支持小师弟说的,我们读书人这个时候应该要拿出独属于我们的担当来。既然朝廷不想管,那我们书院来管。”

        “对,老六说的不错,朝廷不做人子,我们书院不能也跟着做缩头乌龟。这些妖兽其实并没有多么强大,它们不过是在捡软柿子捏而已。”

        “哈哈哈,是啊。它们捏爆软柿子以为这就可以称王称霸了,殊不知真正的强者还没有出手呢。”

        书院弟子们你一言我一语,一时间群情激奋。

        对他们来说,现在已经彻底的被点爆了。

        东海妖兽们已经触及到了他们的底线,所以他们选择了不再隐忍。

        既然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肃静。”

        山长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

        “刚刚小七十二也说了,东海妖兽国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击,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时候江南道空虚。江南道为何会兵力空虚,还不是因为朝廷把本来驻扎在江南道的一部分兵力抽调到了长安。事实上据老夫所知,朝廷抽调的并不仅仅是江南道的兵力,天下十三道的兵力甚至是安西都护府的兵力都被朝廷抽调了不少。你们可知朝廷为何要抽调那么多的兵力?自然是要对付我书院的。目前腐蚀者聚集在终南山周围,朝廷也集结了大量的军队,在一旁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入侵。在老夫看来朝廷并不可怕,因为朝廷的实力就是那样。腐蚀者呢,虽然有一定的实力,但是对书院并不算是熟悉。如果把两者都单拎出来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好畏惧的。但是如果让他们组成了同盟,对书院确实是个不小的威胁。”

        听到这里的时候赵洵心里有些犯怵。

        看山长这个意思,不会是想要固守书院吧?

        虽然这个选择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赵洵总是会觉得心里有一些难受的。

        “但是,老夫并不会惧怕他们。因为腐蚀者也好,朝廷也罢,根本就不是书院的对手。书院的对手只有自己,只要我们自己不想输,那就没有人能够战胜我们。”

        山长说罢一时间书院众多弟子开始山呼海啸的狂欢。

        这番话真的是太燃了。

        山长怎么能够这么优秀呢?

        一时间赵洵都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感动除了感动之外,还是感动。

        “所以山长,我们要怎么去营救他们呢目前来看,我们还是有些分身乏术的啊。”

        赵洵所说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目前来看整个腐蚀者联盟和大周军队可以说是把长安城团团围住。

        这种情况下要想突出重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赵洵能够想到的只有动用传送术直接将人传送到江南道,直接将人传送到宁州城。

        这应该是唯一的解决方法了。

        难啊,真的很难。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想到的唯有这个方法了。

        山长似乎很平静,但是以当下的情况来说,赵洵着实想不到其他的解决途径。

        “我们可以用传送阵传送一批人去到宁州城。但是这个人数不能太多。如果人数太多的话,一来容易引起腐蚀者方面的注意,二来也会削弱书院的实力。对付妖兽并不需要太多人,精兵强将便足以。”

        当下的形势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哪怕是书院都必须要将所有可以利用的力量利用到极致才行。

        目前来说,赵洵控制的节奏还是比较完美的,但是他并不知道接下来这会不会有其他重大的变化。

        所以他觉得山长提出的方案就是最佳解决方案。

        “恩师说的好,我也觉得不能传送太多的人去宁州,但是具体该传送谁呢,我真的不知道啊...”

        “唔...”

        山长一边悠悠捋着胡须,一边沉着道:“现在看来,去宁州方向的人一定要具备两点要素,其一是必须要有一定的实力,至少要有对妖兽镇压的硬实力。其二呢,就是必须要对宁州乃至整个江南道都比较了解。只有做到了这两点,才是合适的人选。”

        山长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划出了一个范围。

        这个范围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理想的。

        赵洵在心里按照这个范围大致的计算了一下,发现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人可以选。

        综合来看一定要是上一次经历过宁州之战的人。

        所以二师姐?三师兄?六师兄?还是竹林剑仙?

        还说说赵洵自己?

        赵洵现在好歹也是三品修行者了,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拖后腿的赵洵了。

        理论上讲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赵洵觉得山长应该不会让他去宁州。

        理由很简单,当下终南山的情况其实算是比较紧张的。

        这种形势下,赵洵这个书院联盟的主导者若是离开了,风险还是相当大的。

        毕竟若论对这些艾伦洛尔大陆部族的了解,应该没有人能够超过赵洵。

        “恩师,所以您觉得由谁去最为合适?”

        “如果其他人没有什么意见的话,老二跟老姚走一趟吧。”

        山长似乎心中早已经有了人选,经由赵洵这么一问,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

        “啧啧...”

        赵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但是可以看出山长的这个人选还是有很多考量之处的。

        目前来看,姚言跟二师姐刘莺莺确实是最完美的选择了。

        因为二人都算是顶级修行者,其中竹林剑仙姚言又是一品圆满境界。二师姐刘莺莺虽然稍差一些,可也是足足的二品圆满境界。

        这样两个人去了宁州对于宁州城附近妖兽的震慑力那是相当强大的。还有二人都经历过上一次的宁州之战,对于宁州城的一切可谓是相当的了解。

        这种情况下基本上不用担心适应的问题,反倒是应该妖兽对其十分的惧怕。

        “老二,老姚你们自己觉得呢?”

        见其他人没有什么异议,山长遂转向了刘莺莺跟姚言,用一种询问的口吻问道。

        “山长徒儿没有问题。”

        刘莺莺率先表态。

        因为她知道如果她迟迟不表态的话,姚言肯定是不会表态的。

        如此一来,那问题可就是大了。

        毕竟这是山长说出来的话,如果不响应的话,山长他老人家的面子往哪里去放?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做出响应。

        “莺莺没有问题,那我也没有问题。”

        果不其然刘莺莺一表态之后,姚言也跟着表态了。

        二人可谓是妇唱夫随,十分的和谐。

        如此和谐的举动简直是叫一旁的赵洵羡慕极了。

        好家伙,怎么能够如此的和谐呢。

        “好,很好,非常好。”

        山长显然对于二人的态度相当的满意。

        不愧是他教出来的徒弟,就是有担当。

        “那这件事就暂且这么敲定了。”

        山长优哉游哉的点了点头道:“小七十二,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嘱咐他们的。毕竟这封信是宁州方向写给你的。具体的还要你来做出一些抉择。”

        “遵命恩师。”

        赵洵先是冲山长表了个态,随即转向了不远处的二师姐和竹林剑仙姚言。

        赵洵清了清嗓子道:“二师姐,姚剑仙。其实多余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希望二位能够多多注意,等到了宁州的时候给我们报个信,让我们知道你们安全就好。还有就是一定要多多配合万刺史的行动。万刺史很不容易。宁州城在他的治理下好不容易欣欣向荣了,现在又遇到了妖兽横行。难啊,真的是难。”

        姚剑仙点了点头,拍了拍赵洵的肩膀笑道:“好啊,小师弟你就放心好了。我这里没有任何的问题的。我肯定会全力的配合万刺史的。”

        “是啊,小师弟吗那就放一百个心好了。我跟老姚这点事情还弄不明白吧?我们到了宁州后第一件事就是跟万刺史碰一碰,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到底是啥。只要没有什么大的问题,那就好办了。当然了,我们也肯定会时常跟你们联系的。有了传送术,一切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得到二人保证之后的赵洵心中一块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当下的情况其实可以算的上是最理想的结果了。

        赵洵对二师姐跟姚剑仙唯有祝福,祝福他们在宁州好运。

        ...

        ...

        动用传送术并不是勾勾手指就能够完成的事情,需要耗费很大的力量。

        尤其是利用传送术来传送人,那是比传送一封书信要消耗修为消耗的多的多。

        所以这次任务是由青莲道长亲自来操持。

        青莲道长的实力不用多说,那是相当的强大的。

        尤其是在传送术领域,那是相当的精湛。

        经由他一出手基本上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

        目前来看,青莲道长对于这次的行动也可谓是相当的期待。

        虽然不是他亲自去宁州,但是能够将两名修行者传送到宁州去他同样觉得相当的飒,相当的爽。

        “准备好了吗?谁先来?”

        青莲道长吴全义见到刘莺莺跟姚言二人手牵着手的样子,一时间觉得有些油腻。

        好家伙,两个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油腻,当真是不惧怕的吗。

        所以青莲道长只能清了清嗓子,打断了他们手牵手的仪式。

        他们愿意也好不情愿也罢,在动用传送术进行传递的时候是一定要先分开的。

        只要分开了之后那传送起来需要消耗的力气就少了很多。

        反之如果没有进行分开一起传送,那青莲道长需要消耗的修为和元气那简直是翻倍还不止。

        青莲道长当然不希望这么做。

        修为是自己的,元气也是自己的。

        帮忙传送一下是可以的,但是也没有理由把全部修为给搭进去。

        “我先来。”

        这个时候竹林剑仙姚言显现出来了作为一个男人的担当,迈出一步沉声道:“现在可以开始了。”

        “好。”

        青莲道长以手作笔画了一个圆圈。

        画地为牢,意思就是让竹林剑仙姚言走入这个圆圈之中。

        竹林剑仙姚言心领神会,毫不犹豫的迈入了圆圈之中。

        这个时候青莲道长口中默默念了一句什么咒语,只见这个圆圈开始漂浮上升。

        随后灿灿金光笼罩在竹林剑仙姚言的身上。

        光彩实在是太过夺目了。以至于短时间内赵洵都看不清楚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约这种极致的光芒持续了很久,随后一切归为沉寂。

        赵洵注意到那个光圈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甚至不留下一粒尘埃。

        啧啧啧...

        “接下来,继续吧。”

        青莲道长吴全义却是没有打算停歇的意思。因为对他来说只要把这口气调上来了,就可以一鼓作气的把二人全都传送到宁州去。要是刻意的停下来停歇一番的话,那到时候他还得再提起一股气,那时候对于修为和元气的消耗要更大一些。

        所以对青莲道长来说,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更多更好的选择。要想尽可能少的消耗元神,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性的把二人全部传送走。

        “好。”

        刘莺莺完全没有任何的慌张,她一只脚率先迈入到了圆圈之中,随后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的平静之中。

        这是因为他对于青莲道长相当的信任,他相信青莲道长不会做让她为难的事情。

        “起!”

        青莲道长暴喝了一声,随即手指微微一抬,随后刘莺莺整个身子浮起。

        “啧啧啧...”

        跟之前的节奏差不多,二师姐刘莺莺瞬间被金灿灿的光芒所包裹。

        一时间赵洵感到十分的惊讶。

        好家伙,这真的是太神奇了。

        能够保持如此高强度的传送术,恩师真的是一个强人啊。

        当然发此时此赵洵更加清楚,随着传送术的结束二师姐刘莺莺跟竹林剑仙姚言应该是已经传送到宁州城附近了。

        传送术是即时性的。

        所以理论上讲应该现在他们已经到了。

        ...

        ...

        “这里就是宁州城了吧?”

        刘莺莺环视左右,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座城池之中。

        这座城池似曾相识,她应该之前曾经来到过。

        只不过这座城池怎么看起来如此的冷清呢?

        刘莺莺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宁州城可是很热闹的啊。

        “应该是吧,这牌坊,这街道的布局我觉得应该就是宁州城无疑啊。”

        竹林剑仙姚言环顾左右之后做出如是判断。

        他跟刘莺莺二人之前都曾经来到过宁州,当时的景象跟现在的景象确实相差比较大。当时十分的热闹,现在一眼扫过却是无比的冷清。

        但是若论城池布局,这又是相当的像。

        “嗯,我们去城中走走,那里是刺史府的所在地。这里如果真的是宁州城的话我们到了刺史府便全都明白了。”

        刘莺莺建议道。

        他们二人和宁州刺史万彦都是认识的。

        “嗯,我们过去瞧瞧。”

        妇唱夫随,依然是这个节奏。

        竹林剑仙姚言已经习惯做一个耙耳朵。

        对他来说能够一直跟着刘莺莺走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

        ...

        宁州刺史府。

        刺史万彦愁眉不展。

        那封耗费了无数心血的信现在应该已经早就传送到了终南山传送到了浩然书院了吧?

        可是此时此刻,万彦仍然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

        该不会是书院方面也不想要施以援手吧?

        这个时候万彦可谓是相当之紧张的。

        对他来说保证最基本的宁州城的安全是他的职责所在。

        如果妖兽肆虐,他却无法获得各方支持的话,仅仅依靠宁州城现有的力量是无法有开拓性的进展的。

        所以...

        确实很难...

        就在万彦就快要绝望的时候,只见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快步走到堂前冲万彦拱手报喜道:“恭喜大老爷,贺喜大老爷。有两位自称是从长安城终南山书院来的人,说想要见大老爷。”

        “呃,快快有请,快快有请!”

        此时此刻,万彦可谓是铁树开花一般的开心,连忙挥手吩咐道。

        对他来说,这可以算的上是最近一段时间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啧啧啧...”

        此刻的万彦甚至都已经坐不住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此时此刻的万彦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兴奋的无以复加。

        ...

        ...

        “两位真的是万某人的及时雨啊。”

        宁州刺史衙门二堂内,万彦对着刘莺莺跟姚言深深施了一礼。

        “万刺史,万万使不得啊。你好歹也是朝廷命官怎么能够对我们这两个闲散之人施礼呢。”

        竹林剑仙姚言推了推手道。

        “唉,这礼啊你们二位受得,受得了。本官不是代表自己,本官是代表宁州城的父老乡亲们行礼啊。”

        “啊哈哈,万大人真的是太客气了。”

        刘莺莺的心情显然很不错,对她来说跟万彦相处的时光还是总体来说比较美妙的,没有留下什么坏印象。所以再次看到万彦之后,刘莺莺也秉持了一个不错的和善态度。

        “唔...”

        万彦连忙拍了拍手道:“来人啊,给二位高士看座。”

        万彦此刻的心情十分的激动。

        他说的一点也没有夸张。

        刘莺莺跟姚言此时此刻对他来说真的可以算的上是及时雨。

        有了他们的到来,基本上万彦就能够看到光了。

        当然了,此时此刻万彦首先要给二人讲一下现在的形势和情况。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只有弄清楚了情况才能够做到针对性的响应针对性的布置,不至于落于下乘。

        “二位想必已经知道了,目前宁州城外有无数妖兽环伺。这些妖兽的实力相当强大,数量也可谓是众多。”

        万彦苦笑一声道:“实不相瞒,原本宁州城的兵力还算是充足,本地的府兵加上本官训练的团练兵数量应该是够用的。但是前一阵子本官响应陛下的号召,将一部分兵力派到长安勤王。可谁知这一勤王那些军队就再也没有回来。本官可谓是忧心忡忡啊,但是又没法子向朝廷向陛下开这个口。所以这一部分军队在本官看来可以说是暂时不用指望了。”

        万彦这话说得其实已经很是客气了。

        他内心里其实有着更为激烈的言语。

        但是涉及到了君父,自然不能多说什么,要尽可能的多为君王避讳。

        “哼,这个显隆帝当真是不做人子。他满脑子想的都只有自己的利益只有自己的安危,全然不顾其他人的死活。当真是该死。”

        刘莺莺却是不会替显隆帝避讳,狠狠的甩了甩拳头。

        “呃...”

        这话万彦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刘女侠,请问怎么不见赵洵呢?”

        万彦有意把这个话题转开,便刻意重新开了一个话题。

        “呃,小师弟啊,他现在还在终南山呢。这一次山长派我们二人来宁州解除危险,有我们二人就足够了。小师弟还得在终南山主持大局。目前来看腐蚀者的威胁着实是不小。”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莺莺显得是相当的干练,丝毫不拖泥带水。

        “嗯,这样啊。”

        万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

        “当下的情况,其实可以算的上是相当的复杂了。妖兽们围而不攻,本官觉得可能还是在试探着些什么。”

        这个时候万彦需要把自己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说出来跟刘莺莺和姚言分享。因为在他看来,只有将所有的事情都铺开了,才能够更好的应对妖兽的进攻。

        “嗯,或许是因为他么还摸不清楚宁州城的虚实吧。”

        “应该是的,如果他们能够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早就开始进攻了,怎么可能等到现在还不动手呢。”

        “所以二位大侠觉得当下本官该采取什么策略呢?一味的固守吗?”

        “固守当然是要固守的,但是并不能一味的固守。”

        竹林剑仙姚言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跳了出来表态发声道:“我们还是应该探一探他们的虚实的。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好了,姚某人的轻功十分了得,可谓是来去如风也。”

        姚言此时此刻,还是支棱起来了。

        毕竟这次来宁州城的只有他跟妻子刘莺莺。

        作为一个大男人总不可能把妻子推出来去刺探情报吧?

        这样的话他还不得被冲烂了。

        “姚剑仙能够有如此想法真的是太好了,不知姚剑仙还有什么需要本官帮助的,本官一定会竭力支持。”

        “那倒是没有了,如果万大人一定要想做些什么的话,还请能够对百姓们好一些。”

        这话姚言可是由心而发。

        对姚言来说,目前的形势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但是唯有百姓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并不是说姚言觉得万彦做的不够好,事实上万彦已经是一众大周官员中少有的有担当的人了。

        只是姚言觉得万彦还能够做的更好,他还有更多的潜力更多的力量。

        “姚剑仙请放心。本官对待百姓可谓是一腔热忱,一腔热血。”

        别的事情万彦不敢保证,但在对待百姓这件事上万彦确实能做到自己应该做到的极致。

        ...

        ...

        “唉,你还别说,二师姐跟姚剑仙这么一走,我的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终南山,浩然书院。

        厨房之中,赵洵一边做着晚饭,一边感慨道。

        虽说多个人多双筷子多双嘴,但是其实赵洵并不觉得有何麻烦的。

        何况这采买食材的银子又不是他出,所以他更加不会心疼了。

        无非就是做菜的时候多受点累。

        “是啊,二师姐这么一走,确实感觉很别扭。”

        三师兄龙清泉也有同感。

        对他来说,时不时的跟二师姐刘莺莺斗斗嘴真的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

        而且...

        龙清泉还很清楚,就眼下的形势而言,二师姐刘莺莺跟竹林剑仙一走,估计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才能回来。

        这么长的时间,着实是让人有些担心。

        龙清泉的个性是属于那种顶级要强的。

        所以即便是面对那些远远比他强的人,龙清泉也从来不会低头。

        可问题是现在二师姐跟姚剑仙一走,龙清泉就觉得少了个主心骨一样。

        山长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大师姐萧凝又是一个不怎么喜欢管事的。

        所以弄了半天下来,搞得是龙清泉像成为了顶梁柱一样的存在。

        小师弟嘛,确实在书院联盟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但要说他在书院中的地位还是差了一些的。

        龙清泉一瞬间觉得压力山大。

        “不说这些烦心事了,做菜,做菜。”

        此时此刻,赵洵只想要努力做好菜品,给剩下的师兄师姐们一个完美的体验。

        ...

        ...

        西域,安西都护府。

        对大都护刘霖来说,这几日简直是喜讯不断。

        先是主和派的西域各国,主动派使者前来接洽,表示愿意接受安西都护府的领导以及刘霖的命令。

        随后刘霖将这个消息报给了远在长安的朝廷。

        显隆帝在得到消息之后直是龙颜大悦。

        对显隆帝来说这个结果也是他一直想要得到的。

        至于今后能否收复西域,显隆帝也不知道。

        但是能够稳一步是一步,对当下的大周来说,西域的稳定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只有西域稳定了显隆帝才能够腾出手来收拾中原的局势。

        目前来看,书院算是给显隆帝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但是如果能够借助腐蚀者之手彻底的荡平风险,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圣旨一出,刘霖心里悬着的一颗石头也算是可以落地了。

        对他来说,当下的局势算是稳下来了。

        接下来就是合纵连横,多拉拢一下西域各国了。

        刘霖相信以他的实力应该是可以完美做到这点的。

        ...

        ...

        东海妖兽国。

        妖皇布里谷神情凝重。

        四大天王端坐在下首的位置,不敢发一言。

        “本皇得到消息,从终南山方向来了两个相当强大的年轻人。这两个年轻人实力相当之强悍,应该是有一品二品的实力。他们应该是来帮助解除宁州之围的。”

        “陛下,竟有此事?”

        妖王艾古神情一滞,有些感到难以置信道:“这么说来,这些家伙当真是对我们重视啊。不过上次的战斗书院体现出来的实力还是相当强大的,不知道这一次会有怎样的结果。”

        “世事无常啊,有谁能够知道呢?”

        妖皇苦笑一声道:“不过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至少他们是拿出了真本领的。我们要是不能够做到积极应对,那怕是要吃亏的。”

        “唔...”

        妖王艾古顿了顿道:“陛下,您的意思是我们最近要收敛一些,还是要加大攻势呢?”

        “本皇觉得还少稍稍收敛一些吧,避其锋芒总归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妖皇布里谷轻轻敲了敲手指道:“叫弟兄们都稳妥一些吧。至少先摸清楚了对方的虚实再作计较。不然的话,很容易吃了暗亏。”

        “遵命。”

        妖王艾古对于妖皇布里谷的命令可谓是言听计从。

        眼下来看,选择稳妥一些的方案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至少短时间内来看是如此。

        “这些书院的家伙真的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一边对抗腐蚀者,一边还想着要来找我们的麻烦,当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妖皇布里谷的眼神中闪出了一抹狠厉之色。

        “有朝一日我一定要狠狠的给他们一番教训,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的王者,谁才是绝对的强者。胆敢挑战本皇者,杀无赦,唯有死路一条!”

        “陛下英明。”

        妖王艾古这个时候很合时宜的送上了一记马屁。

        “我妖兽国必能够天下一统。”

        ...

        ...

        终南山,书院。

        赵洵依旧早起给大家做早餐。

        虽然二师姐跟姚剑仙已经离去远赴宁州。

        但是对于赵洵来说这并不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

        经历过最初的悲伤之后,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

        今日赵洵准备做手抓饼,在他看来手抓饼可以算的上是最佳美味。

        比起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最简谱最本真的东西才算是最美好的。

        而且手抓饼可以算的上是三师兄龙清泉的最爱。

        所以当赵洵开始做早餐时,三师兄龙清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了过来。

        一时间赵洵直是有些哭笑不得。

        “三师兄啊,你走路是真的没有声音的啊。”

        “呃,小师弟,何以见得?”

        “反正以我的内力都完全听不到你来了。你说说看,其他人可能会听得到吗?”

        “呃...”

        龙清泉一时间哭笑不得。

        小师弟这说的倒也是没有什么毛病哈。

        “这不是怕你一个人做早餐太辛苦,想要来帮你分摊一下帮衬一下吗?”

        龙清泉嘿嘿一笑道:“小师弟,你可不要跟我说你不在意啊。那样可是伤了我的心呢。”

        面对三师兄如此腻歪的话,赵洵险些呕了出来。

        好家伙...三师兄这也真的是够可以的。

        “罢了罢了,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做早餐吧。”

        赵洵双手一摊道:“今日做的是三师兄你最喜欢的手抓饼,不用我多说了吧。”

        “嘿嘿小师弟你早就该这么做了。手抓饼可是我的绝活,这样咱们俩一人一口锅,分别开始做起。”

        “嗯...”

        赵洵仔细想了想,似乎三师兄的这个安排没有什么毛病。

        既然他们俩都是摊饼高手,那么自然可以同时开始摊饼,这样是能够效率最大化的。

        “行,那我们就分头行动,目标多少来着?”

        “先来五十张吧,不够可以再加。”

        三师兄龙清泉拍着胸脯道。

        嗯,这个数量赵洵也认为比较的合理。

        不算太多,当然也不算太少。

        总体来说可谓是完美。

        “好嘞,那就先按照这个数量来吧。”

        ...

        ...

        也许是手抓饼的香味吸引到了旺财,总之旺财在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朝伙房走来。

        一瞬间赵洵和三师兄龙清泉听到了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后都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

        好家伙...

        这也太行了吧。

        旺财这家伙简直是要逆天啊。

        他的鼻子是狗鼻子吧?

        一瞬间赵洵可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哇,果然你们在做早餐,我早就闻到了。”

        当旺财进入到厨房的一瞬间,看到了如此之多的美味,一时间口水直流。

        “呃,旺财注意形象,注意形象哈。”

        赵洵哭笑不得道:“这个早餐不就是手抓饼吗,你也没少吃,怎么感觉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明允兄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这是手抓饼可这不是一般的手抓饼啊。明允你做出来的手抓饼那是实打实的外酥里嫩,实打实的让人直流口水啊。我闻到之后简直是解不下来的馋啊。”

        “呃,差不多得了,商业互吹那也得有个度不是吗?”

        一时间赵洵直是不知道该说旺财什么好。

        简直了,真的简直了。

        “嘿嘿,真的不是我说啊,明允兄,你这个手抓饼真的是顶级的香啊。我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过这么香的手抓饼了。”

        赵洵听得直想翻白眼,好像旺财很久没有吃过手抓饼了一样,明明他几天前才刚刚吃过!

        一时间赵洵真的是无奈了。

        罢了罢了,不再计较这些了。

        旺财愿意吃,就让他吃吧。

        看着旺财跟三师兄龙清泉吃的如此开心的样子,赵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罢了,由他们去吧。

        “唔...”

        当赵洵刚刚咬了手抓饼一口之后,就见六师兄卢光斗一路小跑着跑了过来。

        赵洵一时间人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呀?

        印象中六师兄不是不轻易来厨房的吗,今日怎么一溜烟的都跑来了。

        “小师弟,大事不好了。”

        这一开口就让赵洵怔住了,一瞬间嘴里的手抓饼都不香了。

        好家伙...

        “什么情况?不要着急,慢慢说...”

        “腐蚀者,腐蚀者又开始进攻了。”

        “什么!”

        听到这里的时候赵洵着实吃了一惊。

        腐蚀者又开始进攻了?

        他们这是图什么啊...

        赵洵一时间人都麻了。

        这么快的进攻,是为了以快制快吗?

        “行,我这就去看看。”

        赵洵也顾不得吃饭了,只抓了两张手抓饼就跟着六师兄卢光斗一路朝外狂奔而去。

        ...

        当赵洵来到矮人族营地近前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所有人的面色都十分的凝重。

        这在之前赵洵是从未见过的。

        看来今日的形势那是相当的严峻啊。

        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赵洵自己都有些发憷。

        这是什么情况,好大的阵仗啊...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保持冷静是十分重要的,他清了清嗓子迈步上前主动向矮人族首领杰林询问道:“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腐蚀者这次发起总攻了?”

        “唉,我也不知道,本来昨夜还好好的,但是突然之间就打的风生水起了。”

        杰林摇了摇头道:“这一次腐蚀者好像是动用了最强大的力量。之前可是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力量的。我也不知道他们这是怎么了,就像是突然感知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消息一样。”

        赵洵听到这里心中咯噔了一声。

        好家伙...

        突然感知到了什么,得到了消息?

        那要是这么说的话赵洵可是弄清楚了一些事情。

        难道说腐蚀者知道近日书院有两大高手经由传送阵传到了江南道去?

        不应该啊,即便腐蚀者有如此神通也不可能消息如此灵通的吧。

        真要是消息如此灵通的话...

        赵洵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难道说书院之中真的有内鬼?

        其实赵洵一直都是对此比较怀疑的。

        但是他一直没有证据,所以也不可能石锤。

        “不管这些了,我们先去前线看看吧。”

        赵洵跟着杰林来到前线,发现山坡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

        这些尸体当中既有腐蚀者的也有矮人族的。

        混杂在一起让人看了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赵洵也不知道为何,他就是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强压下心中的恶心,赵洵冲杰林说道:“目前腐蚀者有冲破防御罩吗?”

        “还没有。”

        杰林摇了摇头道:“但是按照这个架势我估计用不了多久整个防御罩就要开始出现裂缝了。一旦出现了裂缝那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崩塌,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嗯...”

        赵洵的心情可谓是相当之沉重。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腐蚀者应该是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们下定决心对这个阵地猛攻,就是为了彻底打开局面。

        量变引起质变。

        一旦防御罩出现了一丝裂痕,那么用不了多久整个书院的防御体系就会崩塌。

        啧啧啧...

        “形势比人强啊...”

        赵洵强自压下心头的怒火,平静的对杰林道:“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我这就去叫其他部族的人过来轮守。守护书院守护终南山是整个联盟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所以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避免事态走向极端的。”

        “嗯,如此就好。”

        此时此刻杰林也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赵洵能够为他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

        ...

        当人族王子哈利波茨曼率领着一众骑士已经魔法师们抵达矮人族的营地之后,惊讶的发现这里已经是千疮百孔一般。

        腐蚀者已经对这里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虽然矮人族勉强还在支撑,但是哈利波茨曼王子明显能够感觉到那种绝望的感觉。

        好难,真的很难。

        “腐蚀者这帮天杀的家伙,除了搞破坏我就想不出他们还能做出什么来。”

        哈利波茨曼王子向赵洵询问道:“目前来说,腐蚀者是不是已经投入全部兵力了?”

        “差不多吧,我感觉这次他们没有做任何的保留了,似乎是打定主意要直接死战到底,不破开一个口子我感觉他们是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了。”

        此时此刻的赵洵已经恢复了冷静,随着盟友们一个个的到来,赵洵也已经能够保持相对的平静去看待问题。

        “嗯,这么看来他们估计是真的没有时间再等了。”

        哈利波茨曼王子给出了他的判断。

        “应该是撒旦已经给他们下达了最后通牒,所以他们必须要在这个时间点完成突破。如果他们没能在这个时候打开局面,我估计就会有人倒霉了。”

        “哈哈...”

        赵洵仔细想了想似乎确实如此。

        巫奥里斯也好,杰夫伦也罢,别看他们在人前十分的嚣张,其实也就是高级打工仔罢了。

        腐蚀者真正的核心永远是撒旦。

        但是受制于山长,受制于书院的存在撒旦迟迟不能降临。

        所以这才是撒旦愤怒的原因吧?

        撒旦能够忍得了一时,但是撒旦无法一直忍下去。

        对撒旦来说,如果战斗无休止的进行下去,却无法取得突破,那他就迟迟降临无期。

        所以应该是撒旦下达了最后通牒,逼迫着腐蚀者们不得不放手一搏。

        想通了这一点后接下来赵洵要做的就是合理的规划整个防御体系,务必保证整个防御体系处于一种行而有效的状态之下。

        若是出现了一丝一毫的错漏,其结果都是致命的。

        “我觉得可以把半兽人跟巨魔也纳入到轮守之中。眼下腐蚀者进攻上了强度,我们不能再以老姿态老状态去应敌了,这样是不靠谱的。”

        赵洵思来想去还是提出了这个建议。

        当然他知道自己一旦提出这个建议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果不其然,听到这里之后精灵王奥德赛卡第一个提出了异议。

        “不行,半兽人跟巨魔不靠谱,如果有同行的盟友还好一些,单独放他们独当一面,我不放心。”

        好家伙...

        赵洵心中直呼内行。

        这样看来,其实半兽人跟巨魔是有多不招人待见啊。

        就连一向最为温和的精灵族都看不下去了。

        “可是我们现在人手不够啊。”

        赵洵双手一摊,希望精灵王能够明白现在的处境。

        “我觉得这个时候大家不应该再抱有成见吧,不然的话情况一旦恶化,谁能够付得起这个责任呢?”

        赵洵希望他的劝阻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可谁知这个时候人族王子哈利波茨曼也站了出来摇头道:“我也觉得不大靠谱的样子。首先,半兽人跟巨魔确实是没有取得大家的信任。放任他们单独防守有很大的风险。其次,即便是他们不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但是怎么能够保证他们不会跟其他部族起冲突呢。那时候其他部族都是处于非防守的状态,自然也不会投入多少精力。如此以来,基本上很容易出现矛盾的。”

        赵洵没有想到一个区区的半兽人和巨魔的轮守建议会引起如此轩然大波。

        这真的是让他始料未及。

        “那你们觉得就一直把半兽人跟巨魔晾着就是好办法了?”

        赵洵一时间真的是无奈了。

        这些家伙,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到底要做什么他们才能满意。到底要做什么才能让他们明白团结才是最重要的。

        甚至真的有那么一瞬间,赵洵想要摆烂了。

        他知道坚持到底或许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更难的是让所有人满意。

        赵洵觉得反正以他目前的实力很难做到让所有人满意。

        所以接下来他能够做点什么?

        “也不是把他们晾着,但是至少在他们值守的时候得有其他盟友在。”

        精灵王奥德赛卡重申道。

        好家伙,还是对人家不放心啊。

        赵洵一时间无奈了。

        “行吧,那就暂且这么定吧。有半兽人跟巨魔轮守的时候加入一个其他的部族,以此来保证处于一个靠谱可控的状态。”

        此时此刻,赵洵能够做到的真的就是顺着盟友们的意思。

        这个时候跟盟友起冲突是相当没有必要的,只会让气氛变得十分的紧张。

        “好,那就这么定了。今日我们人族来轮守,明日是精灵族,可以把半兽人跟巨魔加入。”

        ...

        ...

        回到书院之后,赵洵直是觉得身心俱疲。

        所以他准备找到他的好兄弟罗伦聊一聊。

        罗伦绝对可以算的上是赵洵的好兄弟,虽然二人相识的很晚,但是可以算的上是相见恨晚。

        只要一有机会,赵洵就会找到罗伦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可以让人完全放松下来。

        在跟罗伦聊天的时候赵洵可以放下任何的戒备,完全不用去担心被算计。

        因为他知道罗伦是绝对不会背刺他的。

        “罗伦,我搞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对半兽人跟巨魔有如此大的成见。既然他们对这两者都有如此巨大的成见,为什么当初在我要吸纳两者进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反对呢?”

        “呃,这个问题嘛其实有些复杂。你要听我说实话吗?”

        罗伦苦笑一声道。

        “当然了,我自然要听实话,假话有什么意义?”

        “那好,我就跟你讲讲实话吧。主要是半兽人跟巨魔的身上都有着蛮族的血统,众所周知,蛮族是很野蛮的存在,所以只要有蛮族存在的地方,文明往往都是被摧毁的。你刚刚说的人族也好,精灵族也罢,偏偏他们就是自认为自己是文明的缔造者。文明跟野蛮是不可能完全相处融洽的。文明跟野蛮往往只能幸存一个,所以你觉得那些自诩文明的家伙会心甘情愿的跟他们所认为的野蛮人一起生活吗?”

        “当然不会。”

        赵洵点了点头。

        “但是他们为什么一开始不阻止呢?”

        “不阻止野蛮人的加入?”

        罗伦放声大笑:“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并不认为这些家伙会对自己构成威胁。当然还有极为重要的一点,那个时候他们并不占据主导的强势地位。所以他们很清楚,即便他们再坚持,只要你不同意也是白搭的。”

        “呃...”

        经过罗伦这么一番解释赵洵有些可以理解了。

        也就是说这些部族一开始就不欢迎半兽人以及巨魔的加入。

        但是他们因为顾忌到了赵洵的看法赵洵的态度,所以只能勉强的压抑自己的情绪。

        他们认为用不了多久之后赵洵就会放下对半兽人跟巨魔的兴趣。

        可是没有想到,随着时间的流逝赵洵对于半兽人跟巨魔反而更加的信任,甚至想要对他们委以重任。

        这是精灵族跟人族绝对接受不了的。

        所以当赵洵提出要让半兽人跟巨魔单独轮守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的跳了出来表示强烈的反对。

        凡此种种,其实都很能够说明问题。

        至少赵洵此刻认为罗伦的这些推断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完全合情合理的。

        “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