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宝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武圣超有素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财大气粗

第三百九十一章 财大气粗

        天灵三十六峰都很独立,每一峰都有自己的完整组织体系。

        其中大致分为传经、戒律、炼丹、炼器、制符、御兽、灵田、驱邪等等。

        护法堂,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打架的。

        卫清光是护法堂首座,手底下汇聚了一批最能打的修者。

        她从小就和卫清光一起修行,因为年长几岁,一直像姐姐那样照顾卫清薇。

        这次卫清薇出去游历,本来是和卫滨一起,撮合他们成为道侣。

        对于卫滨,卫清光其实也不算多满意。可毕竟是宗门内杰出修者,很有前途。

        结果,卫清薇却带了个男人回来,非要推荐这个男人加入护法堂。

        峰主卫真很有城府,虽然觉得弟子这么做事有些轻佻,却没说什么。

        卫清光就忍不住了,哪来的野男人,敢勾引她师妹!

        卫清薇虽然一百多岁了,九成九的时间却都是在修炼,人还有些单纯。

        外面的家伙一个个狡猾阴险,卫清薇肯定是被人骗了,话里话外对那个叫高谦的特别维护。

        这怎么能行!

        什么被高谦救了,她觉得很可能是高谦故意设计圈套,然后出面当好人,获取卫清薇、卫滨的好感。

        大阵禁锢法力,凭什么高谦不受禁锢。这本身就特别可疑!

        不等卫清薇说完,卫清光就迫不及待跑过来找高谦。

        卫清光本来带着几分杀气,要给高谦一个好看。

        可在侧殿看到高谦本人,她心里杀气就散了几分。

        “这个男子,真的好看!笑容更是充满魅力。无怪把师妹迷得神魂颠倒……”

        卫清光也必须承认,高谦温文尔雅的风姿气度,让人没什么理由的就会信任他。

        卫清光到了嘴边的恶言也咽了下去,改成了要和高谦比试法术。

        虽然语气还有些生硬,却已经足够礼貌。

        高谦感觉到了对方带着几分恶意,再看这女人腰上带着红玉腰牌,可以确定对方是天灵宗的筑基修者,身份还很高。

        这也卫清薇告诉他的,天灵宗道袍分为黑、青、蓝、红、金、紫六色。

        道袍划分基本等级,要看身份还要看腰牌颜色、形制来确定身份。

        高谦不介意动手,也不在乎女人的恶意。

        别人没有没有义务理解你,更没义务喜欢你。

        对你有所误会,这都很正常。

        不过,也不能对方这么一说他就动手。

        高谦对卫清光笑了笑:“道友想要比试,这个容易。只是要稍等片刻。我再等卫道友。等她出来把事处理了,再向道友请教高明。”

        卫清光一扬眉,本想嘲讽两句,可高谦神色温和眼神宁静,言语更是客气礼貌,自然就透出一种优雅从容。

        她要是出言嘲讽,反倒是显得小气。

        “师姐、”

        卫清薇急匆匆从外面进来,看到卫清光并没和高谦动手,她也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点意外。

        她这个师姐性格强硬,行事如剑般锋锐,明霞峰上下无不敬畏。

        刚才急着要找高谦动手,这会怎么安静等在这没动?

        卫清光看懂了师妹的疑惑,她似笑非笑:“高道友要等你。”

        她转又对高谦说道:“我师妹来了。”

        下面那句话没说,但意思很明白,让高谦可以和她走了。

        “师姐。”

        卫清薇又喊了一声,提醒卫清光别这样。

        卫清光对这个师妹还是很疼爱,她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高道友,这我师姐卫清光,她是明霞峰护法堂首座。”

        卫清薇有点为难,一个筑基修者加入护法堂,按说是不需要测试。

        能成就筑基的修者,肯定有过人的天赋。

        天灵宗吸收外来的筑基,更注重审查对方出身来历。对于具体修为反而不是很在意。

        高谦自己说了,出身西荒的造化宗,因为宗门被仇敌所破,他才流浪到中天。

        天灵宗虽然势力很大,对西荒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

        太皇天太大了,宗门多的数不清。

        中天的宗门,更没兴趣关注西荒的情况。

        有卫清薇推举,身份这一关就不算问题了。

        结果,卫清光听说高谦厉害,非要过来试试。这让卫清薇很为难。

        一方面是亲近的师姐,一方面是救她性命的道友。

        卫清薇想了下对师姐说道:“师姐,高道友法术高绝,我是见识过的。动手比试就不必了吧?”

        “正因为高道友法术高绝,我才要领教领教。”

        卫清光不以为意的说道:“道无第一,法无第二。大道至高,无可测度。法术却能通过切磋比较,高下一目了然。”

        “我辈修者,也最忌讳闭门造车。通过交流、切磋、战斗,才能磨砺修为。”

        卫清薇很的无奈,这些大道理是没错,只是卫清光执意要动手,可和这些道理没什么关系。

        毕竟是她师姐,她也不好和对方争执。

        高谦看出卫清薇的为难,他微微一笑:“道友见解高妙,直指大道,真若醍醐灌顶,让我茅塞顿开。

        “听君一席话,胜修百年道。

        “我必竭尽全力一战,不负道友美意。”

        卫清光被说的有点晕,这话把她抬的太高了,很像是嘲讽。

        可看高谦诚恳样子,又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

        “好,痛快。”

        卫清光一摆手:“走,我们去试剑台。”

        试剑台是专门用来演练法术、武功的地方,空间开阔,又有法阵防护,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受伤。

        开始的时候,还只是被修者们用来试验法术威力。

        后来,很多人就开始在试剑台比武战斗。

        天灵宗作为一个大宗门,严禁私斗。

        大家都是修者,有各种各样法术、秘法。如果有人乱来,会在宗门内造成极大破坏。

        按照宗门规矩,有巨大矛盾的双方可以去试剑台决斗。

        当然,这要经过峰主批准。

        私下的对练比试,则比较宽松。只是一旦出现伤亡,却要追究责任。

        卫清光是护法堂首座,带着一个人上台比试完全不需要审核。

        卫清薇怕出事,她也跟着一起到了试剑台。

        试剑台是一个环形平台,直径足有三四百丈。

        环形平台周围,有各种各样的靶子,苇草编织的,木质的,石头的,铁制的等等……

        这些靶子上大多伤痕累累,留下了各种各样的法术、法器痕迹。

        地上铺着的石板,也都坑坑洼洼,到处都是裂痕。

        “这座试剑台有混元大逆转法阵,人在遇到致命危机的时候会被自发传送到外面。”

        卫清光说道:“道友只管放手施为,不必担心安全问题。”

        “受教了。”

        高谦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法阵,他有点怀疑,这法阵这么智能?

        还是靠着外面的修者人工判断,发现不妙再进行转移。

        高谦看了眼外面掌管法阵的老者,这位也是筑基,看起来年纪足够老。

        他有点担心这老头,这个年纪,只怕很难做出准确判断。

        卫清光过去和主持法阵的老者交代,卫清薇趁机低声对高谦说道:“我这个师姐心高气傲,平素就是如此行事,道友不要见怪。”

        “道友多虑了,我来天灵宗,就是想要进修学习。卫清光道友愿意屈尊亲自下场指教,我是求之不得。”

        看到高谦胸怀如此宽广,又这么体贴人意,卫清薇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说来说去,都是她没把事情办好,才惹出了事情。

        她想了下说道:“道友法术高绝,也不必留手。入阵后佩戴逆转法符,和人神气相连。一旦护身力量被击溃就会激发法符,也不会伤到人。

        “我这个师姐一向眼高于顶,让她见识见识厉害也是好的。”

        卫清光别的都好,就是自恃修为高明,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

        卫清薇见识过高谦本事,知道高谦法术另走一路,虽然简单却威力绝伦。

        只要高谦不留手,绝对能压制她师姐。

        卫清光不听她劝阻,这让卫清薇也有点不高兴。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师姐不免有些自以为是。趁着这个机会,正好给师姐一个教训,免得她总是小看天下英雄。

        高谦大概明白卫清薇的想法,他点点头:“试法切磋,我自当竭尽所能。”

        “来吧。”

        卫清光在那么交代好了,她走过来给高谦胸口上贴了一张逆转法符。

        有这张法符在,可以保护高谦不受重伤。

        不管怎么说,都是师妹引荐过来的修者,总不好伤他的性命。

        卫清薇和高谦进了试剑台,两人相隔二十丈的距离,各自拱手施礼。

        “请。”

        “请。”

        就在两人准备动手的时候,试剑台外也来了不少宗门弟子,都凑过来围观看热闹。

        卫清光长的英气又漂亮,能力又强,做事干脆果断,在明霞峰有着超高人气。

        年轻的弟子,都把卫清光视作偶像。就是筑基修者,大多对卫清光也很佩服。

        听说护法堂首座卫清光要下场战斗,更是把附近的人都吸引过来。

        试剑台很大,周围又有法阵保护,普通修者围在旁边也看不清楚里面情况。

        好在试剑台外有巨大水镜,众人央求主持法阵的老修士,老修士就打开了水镜。

        通过这面几丈高的水镜,众人就能清楚看到试剑台上的情况。

        当然,也有筑基修者感知敏锐,站在外面直接观战,无需通过水镜。

        一会的功夫,试剑台周围已经汇聚了不少修者。其中大多数都是年轻弟子。

        他们都表现的很兴奋,一个个指指点点,询问着高谦的来历。

        也有一些年轻女修称赞高谦相貌气度,免不了又引起其他年轻男修的嫉妒。

        他们本来就站在卫清光这面,现在更是忍不住对高谦大加嘲讽。

        “绣花枕头……”

        “金玉其表、败絮其内。”

        “就凭他那样子,卫首座一抬手就灭了他!”

        卫清薇在一旁听的清清楚楚,她微微皱眉,这群年轻弟子真是口没遮拦,一点规矩都没有。

        不过,这群人很快就会知道高谦的厉害。她心高气傲的师姐,也会接受一点教训。

        就希望她输的不要太难看。不然,这么多人围观,师姐要下不来台啊……

        试剑台内的卫清光却信心满满,一个小地方来的筑基修者,能有多厉害?

        这不是卫清光自大,而是无数实践经验证明,修者战斗第一比拼的是修为。

        如果修为在同一水准,那战斗比的就是对于力量的理解和掌控。

        小宗门出身的修者,能修炼的法术都没有多少,在这方面天然就处在最底层,有着无法弥补的劣势。

        当然,法器、法符,秘法,这些都有着重要作用。

        可如何使用这些力量,更考验一个修者综合能力。

        再说,一个小宗门出身的修者,又哪来的高阶法符、法器、秘法。

        卫清光屈指一弹,朱红道袍上的金光护身法符就被激发。

        就凭着金光护身法符,足以抵挡大多数筑基级别法术、法器。

        她跟着口中低颂法咒,从袖子里滑落出两颗金色丹丸。

        金色丹丸上千万个细微符文闪耀,在她神念力量催发下,迅速膨胀变大,化成两名丈许高金甲战将。

        围观看热闹的众人发出了一阵惊叹,撒豆成兵,这是筑基级别很常用的法术。

        但是,这种常用法术其实最考验修者的能力和财力。

        撒豆成兵,可不是弄几个黄豆一撒就变成了兵将。那只能是幻术,对修者几乎没用。

        真正的撒豆成兵,都需要用秘法炼制法器,这样转化出的金甲战将才会强大。

        强大法器又对修者神念有着极高要求。

        两名金甲战将煞气腾腾,不知经过多少次淬炼。

        卫清光一次驾驭两名战将,还显得游刃有余,可见她的神念何等强横。

        卫清光还没完,她长袖一拂,两柄尺许长赤红木剑飞了出来。

        这两柄木剑名为霹雳爆炎剑,以万年赤阳木刻制成剑,内藏霹雳、爆炎两种法阵。

        一旦爆发,霹雳横飞,爆炎冲天。至阳至烈雷霆火焰叠加爆发,威力异常恐怖。

        看到卫清光把霹雳爆炎剑都拿出来,观战众人一阵轰然。

        霹雳爆炎剑可是消耗品,威力巨大,可用一次就没了。

        一次切磋交流,把这样凶器拿出来,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卫清薇也有点意外,她没想到师姐这么谨慎!

        在这一点上,卫清薇有些太小看卫清光了。

        战斗就要竭尽全力,何况是面对未知的对手。加卫清薇又反复夸赞过高谦的厉害,卫清光当然要小心一些。

        她财大气粗,也消耗得起。

        卫清光左手握着一叠冰箭符,右手夹着一根元阳子母针。

        这是她得意法器,一根尺许长母针,可以分化成三百六十根子针。

        按照品阶来说,元阳子母针是六阶中品,给金丹用都绰绰有余。

        也是天灵宗底蕴深厚,卫清光又是护法堂主,才有资格拿到元阳字母金针。

        卫清光把法器、法符都准备好,同时又准备了两名秘法,一门是遁法,一门是雷法。

        到了这一步,她把自己一身本事也拿出了八成了。

        再看对面的高谦,手里拂尘也就个低级法器,低级到不值一提。

        高谦也催发了一个护身法符,看样子的烈阳符,也是低阶法术。

        护身效果,聊胜于无。

        高谦催发的唯一法器,就是手里戒指飞出了千百只赤炎飞鸦。

        很显然,这是加持了赤炎飞鸦术的戒指。

        除此之外,卫清光再没发现高谦身上有别的法力波动。

        也就是说,高谦就要用这些和她对战。

        卫清光都觉得自己有点太郑重其事了,一身法器法符都拿出来,是不是欺负人了?

        外面观战的修者们,也都看出来了,高谦这法器也太寒酸了。

        怎么说也是个筑基修者,全身上下就一枚戒指是法器?

        还是这么低级的法器!

        “首座这不是虐菜么!”

        “我都同情这家伙了……”

        “太惨了,他怎么有勇气走上试剑台的!”

        “首座牛逼,搏兔亦用全力。我辈表率……”

        众多修者议论纷纷,都对高谦表达了同情或不屑。

        他们的兴致也降了很多,高谦太弱了,还没动手就胜负已分。

        看着也就少了很多趣味。

        卫清光也是这种看法,但她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另一方面,也要防止阴沟翻船。

        卫清光神念驱动,两名金甲战甲飞扑高谦。

        两柄霹雳爆炎剑,从侧方划着弧线直指高谦。

        克敌与外,这是大宗门修者最基本的常识。

        修者遇到敌人,都是尽可能拉开空间距离,用法术、法器克敌。

        近身搏杀太危险了,也不是修者该干的事。

        两名金甲战将飞行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到高谦面前。

        金甲战将刀、枪齐举,从两侧围攻高谦。

        作为法器变化成的战将,这两名战将力量异常强大,而且能硬抗大多数法术。

        是最好用的一种法器。

        高谦屈指一弹,两只赤炎飞鸦骤然加速,正落在的金甲战将胸口。

        赤炎飞鸦轰然爆成一团焰光,两名金甲战将身体猛然一顿。

        跟着又有数十只赤炎飞鸦如箭般飞射而至,不等金甲战将反应过来,就把他们胸口炸开一个大洞。

        金甲战将的胸口是法阵中枢,法阵中枢破灭,两名金甲战将就化作一团残破金丸掉落。

        弹指之间,两名金甲战将就被低阶赤炎飞鸦轰爆了。

        看到这一幕的观战者,都觉得不可思议。

        作为金甲战将的操控者,卫清光也觉得很难接受。

        但是,卫清光看的很清楚,高谦施展法术的手法异常精妙。

        数十只赤炎飞鸦精准轰击在一个地方,这才轻易轰破金甲战甲的防护。

        她有点搞不明白,高谦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战斗的时候,也没时间想太多。

        卫清光发现情况不对,就毫不犹豫催发了霹雳爆炎剑。

        现在不是节省的时候,必须要解决高谦。

        两柄尺许长的木剑化作两道赤红流光,划着精妙弧线向着高谦交汇。

        围绕在高谦的身边赤炎飞鸦也分化三路,两路飞鸦迎上霹雳爆炎剑。

        卫清薇还想操控木剑躲避,却来不及了。

        数十只赤炎飞鸦加速,把两柄木剑包裹起来。一只只赤炎飞鸦连环爆发,把两名木剑彻底引爆。

        霹雳爆炎剑化作的焰光冲天而起,巨大霹雳电光横扫四方。

        卫清光这会已经没功夫去理会两柄飞剑,她已经把手里的元阳子母金针催发出去。

        这个高谦,真的很不一般,必须竭尽全力才行。

        元阳子母飞针更快,一线电光闪耀着向高谦激射过去。

        电光在空中又分化成数百流光,瞬间穿透高谦的身体。

        卫清光却心中一沉,不对,这是个投影幻象。

        不知什么时候,高谦已经转换了位置,就在原地留下一个幻影分身。

        卫清光还来不及去找高谦真身所在,千百只赤炎飞鸦就到了。

        卫清光急忙一扬手,催发出冰箭符。

        法符在空中就化作千百寒冰长箭,如暴雨般射向赤炎飞鸦。

        这个做法其实很不明智,以法破法,很浪费力量。最好方式还是直接攻击修者。

        只是找不到高谦所在,卫清光只能用这种方式应对。

        寒冰长箭密集如雨,射落了大片赤炎飞鸦。

        寒冰凝结的灵气长箭,正克制这些赤炎飞鸦。

        不过,还是有几百只赤炎飞鸦突破寒冰箭雨。

        外面观战的人都看呆了,谁都想不到战斗会进行到这一步。

        高谦就凭着低级赤炎飞鸦,连破卫清光数门强大法术。

        好在卫清光还有金光符护体,不是赤炎飞鸦这种低级法术能破的。

        数百只赤炎飞鸦分化成两队,在空中交错着落下,就如同两道交错的弧形刀光。

        赤炎飞鸦明明是一种法术,观战众人却从那交错弧光中感受到了斩破一切的凌厉锋芒。

        卫清光也大为震惊,她看不懂这是什么变化,只能施展紫霄掌心雷法轰过去。

        交错的赤焰飞鸦却比卫清光更快一步,金光护符化作光罩无声破开。

        赤色焰光闪耀中,卫清光眼前一黑,等她恢复意识,人就已经站在试剑台外。

        卫清光神色复杂,久久不语。

        周围看热闹众多修者,更是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

        胆子小的,更是低头垂眸,不敢多看一眼。

        站在试剑台中心的高谦一摆拂尘,遥遥对着卫清光稽首施礼,“道友,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