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宝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圣女帮我模拟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金丹十层的压力!天魔法相!

第一百八十九章:金丹十层的压力!天魔法相!

        铁长老现在的情绪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他一双浑浊的眸子满是错愕,陈千雪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让他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这位灵剑宗圣女阁下今年才几岁?铁长老记得陈千雪才只有十九岁。

        十九岁能够有筑基境界的修为,就已经是绝世天才了。

        足以称得上是修仙界少有的天之骄子。

        但是十九岁的金丹境界,就已经不是天之骄子这四个字,能够形容得了的了。

        这简直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妖孽到铁长老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年龄太大了,以至于神念感知出了一点问题?

        而且他这时也忽然想了起来。

        自己在最先见到陈千雪之时,并没有注意到对方是什么修为。

        或者说是看不出什么修为。

        这是陈千雪在利用什么秘法,或者是什么灵器,掩饰了她的金丹修为?

        不过十九岁的金丹一层。

        简直骇人听闻。

        确实该要藏拙。

        在这短短的一愣神的时间里,铁长老的脑海中,就闪过了无数的念头。

        也正是因为他这一愣神,陈千雪出手了。

        陈千雪的一掌,比他探手的速度更快。

        那一只白皙的手掌在距离铁长老胸膛,还有一寸左右的时候……

        一股狂暴力量轰然爆发!

        铁长老的外面一层衣裳瞬间破碎,露出里面的一件防御灵衣。

        整个人犹如被一头巨兽迎面撞上一般。

        老瘦的身躯瞬间撞开墙壁,双腿拖地往后暴退!

        眨眼之间就划出数百米开外。

        将清河县里的一条长街中间,都划出一条长长的沟壑。

        大量青石板为之破碎!

        感受着微痛的胸膛,铁长老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势,他眯了眯眼睛,感慨了一句:“确实是金丹之境的力量,这一掌……甚至比寻常的金丹一层更强,这绝不是刚突破。至少也是在这个境界,沉浸很长一段时间。”

        “不……不对。”他摇了摇头:“圣女她今年才多少岁?哪来的时间在金丹一层沉浸?哪来的时间打好这个境界的基础?”

        “这是何等的天赋?何等夸张?!!”

        对于陈千雪忽然对自己出手,铁长老没有半分的愠怒,他这个比较守死规矩的人,在这一刻反而在心底里,生出了一丝期待。

        他不在乎陈千雪与他的师兄于长老之间有什么样的矛盾冲突。

        他在乎的是陈千雪仍是灵剑宗的圣女。

        灵剑宗有了这样一位圣女,日后何愁不兴旺强盛?

        何愁不能在修仙界占据更大的席位?

        这样的一位圣女……

        决不能放走!!

        必须让她绑定在灵剑宗!

        铁长老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瞥见一抹流光冲天而起,就立即化作遁光紧随而上。

        双方飞到了万米高空。

        在月色之下。

        互相对峙!

        “没想到……那位于长老会让这么顽固的一个铁长老出山带我回去,他肯定是清楚铁长老的那种性格,所以才特地让铁长老出山。”

        陈千雪注视着离她有着数百米距离的铁长老,缓缓深吸了一口气,颇感麻烦。

        她也知道,无论自己说些什么,铁长老都不会在乎。

        对方更不会在乎她面临的一些麻烦。

        势必要将她带回灵剑宗。

        可是……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由头离开灵剑宗,怎能这么轻易的就回去?回去灵剑宗,再度面对那个于长老吗?我可不认为,我能斗得过一个元婴大能。”

        陈千雪很清楚自己与元婴的差距。

        她在灵剑宗内,或许是有一位宗主,能够庇护她,因为那是她的师尊。

        问题是灵剑宗的宗主,真的会拒绝圣子与圣女的联姻吗?

        陈千雪看未必!

        因为圣子与圣女互相联姻,对灵剑宗而言是一件好事。

        她的师尊怎么说也是一宗之主,看待一些事情的时候,是无法顾及一些对方自认为“小事”,因为对方顾及到是灵剑宗的大局。

        为了一个宗门未来的大局,她的师尊在这种事情上,或许不会帮她说太多话。

        这是陈千雪担忧的。

        也正因如此……

        陈千雪才会选择暂时离开灵剑宗,打算通过修仙模拟器,成为元婴之境的大能,有资格与整个宗门叫板的时候,才回去。

        以自己目前修为突破的速度,陈千雪觉得自己只需要一两年,就能做得到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才离开灵剑宗不到十天,对方就察觉异常了!

        忽然间。

        陈千雪听到了对面的铁长老那边,传来了一道嘶哑苍老的声音:“圣女阁下,既然同为金丹之境的修仙者,再加上是你主动攻击老夫,那老夫出手,也就不会留什么情面了。”

        铁长老的声音刚落下的一刹那,陈千雪的瞳孔就骤然一缩!

        因为她敏锐的察觉到,自己身后有铁长老的气息在流动!

        这么快?!!

        陈千雪二话不说,祭出一柄飞剑,飞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朝着后方直刺而出!

        嗡——

        飞剑还未飞出几米的距离,就被两根手指死死的夹住。

        铁长老白眉一抖,看着指尖中的一柄飞剑,惊讶不已:“好快的反应……”

        寻常的金丹一层修仙者,绝对察觉不到他的动作。

        没想到这位圣女阁下瞬间察觉到了。

        “嗯?!”铁长老刚想把飞剑捏碎,就忽然注意不对劲,一抹强光瞬间将他的视线全部覆盖,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整个清河县!

        飞剑轰然爆开!!!

        轰!!!!

        清河县所有的百姓都被吓了一大跳,这声音犹如一道惊雷从他们耳畔落下一般,震得他们的耳膜都不由得一阵发颤!

        清河县里的书芷画皱眉仰视高空,她其实早就察觉到了,陈千雪与铁长老那一触即发的战斗。

        “那个陌生的金丹,很强。比那个圣女强多了,也比我强多了。”

        书芷画表情凝重:“不过,他似乎没有对那个圣女下杀手,他明显留有很多余力,更大的可能性,是在测试那个圣女的实力?”

        “对方身上的气息与那个灵剑宗圣女有一点类似,似乎是出自同一个师门,修炼的也是差不多的功法。”

        书芷画说到这里,她表情从凝重,变成带着一丝古怪,纳闷道:“也就是说那个陌生的强大金丹修仙者,应该是那个灵剑宗圣女的师门长辈吧?”

        “为何这两个人会打起来?”

        罢了。

        书芷画摇了摇头,既然是同一个师门的话,那应该不会闹出人命。

        而且。

        就算闹出人命她也管不了。

        她隐约感觉到那个老叟,至少是金丹八层以上,甚至有一定的概率达到了金丹十层。

        自己一个金丹六层……

        插手进去的话。

        是在自杀吧?

        在清河县临时县衙之中的苻双霓等人,也走了出来抬头看着高空之中。

        苻双霓看到那轰然爆鸣的火光,心中略显带着一丝担忧。

        “为何陈千雪会与这样的强者战上?”苻双霓深吸了一口气:“这两个人,其中一个绝对是陈千雪,另外一个是什么人暂且不知。这种气息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魔修,似乎是正道的修仙者。”

        “好在她突破到了筑基八层的修为,否则万米高空之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估计她都感知不到。”

        陈千雪与她是合作关系,且两人如果算上模拟器里的时间,那就是都已经合作了两三百年时间了。

        双方之间的友谊,让苻双霓自然担忧陈千雪的处境。

        她已经决定,如果到了关键时候……

        陈千雪无法对抗得了那个强敌。

        那自己就出手相助!

        苻双霓知道自己的修为低微,就她这小胳膊小腿,参与这种级别的战斗,无异于是异想天开。

        但是……

        “本来想将那个手段,当成是自己最重要的一张底牌,不到关键时候不会使用出来。”

        苻双霓呢喃自语:“但到了这个时候,恐怕,也只能动用了。”

        她所指的手段,自然是刚才从模拟器之中,得到的一项结算奖励。

        ——伪天魔法相!!

        这一张底牌,能够让她召唤出一尊血莲道人的天魔法相,这一尊天魔法相拥有元婴境界的实力,具体是元婴多少层,苻双霓并不是特别的清楚。

        而且这一尊天魔法相,也就只能够维持五个呼吸的时间。

        不过……

        “与陈千雪战斗之人,似乎并不是元婴境界的大能……毕竟如果是元婴境界的大能的话,陈千雪可能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苻双霓眼中闪过异色:“也就是说,五个呼吸的时间,其实也足够了。”

        “就算对方是金丹十层的修为,可是在元婴之境的手中,金丹十层也就那样。五个呼吸的时间,就算杀不死对方,也能够将对方瞬间重创,让对方桃之夭夭。”

        在苻双霓盘算之际,高空之中,飞剑轰然爆炸的火光,已经散去。

        铁长老的皮肤流动着一层玄光,他浑身上下看似没有丝毫伤势。

        头发被烫的有点微卷,并不算伤势。

        “奇怪的飞剑,似乎是融合了爆破符的运转纹路,让它拥有自爆的用途。足以让一位金丹一层的修仙者,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之下,直接被重创。”

        铁长老没有半分怒火,他依旧平静的看着陈千雪:“圣女阁下不仅修为逆天,底牌也是不少啊!”

        “可惜,终究还是差了一点火候。”

        他的身影再度消失,这一次他没有特地出现在陈千雪的身后。

        而是径直来到了陈千雪的跟前!

        看似如同枯枝的五指捏成拳头,毫不留情地一拳轰出!

        周遭大气都在疯狂扭曲震荡!

        仿佛有龙吟虎啸在咆哮!

        陈千雪立即祭出一面正正方方的青铜大盾,铁长老枯瘦的拳头哐的一下砸在青铜大盾之上,那青铜大盾瞬间炸裂破碎!

        铁长老一拳击碎青铜大盾之后,却打了一个空。

        陈千雪已经飞遁到更高高空。

        在铁长老抬头的霎时间。

        天地为之一亮!

        直径十几丈的惊天雷霆从天直坠而下,雷霆之中携带着狂暴的灵力波动,将铁长老直接笼罩其中!

        铁长老沐浴在一片雷海之内,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

        整个清河县的所有人,能够看得见的,就只有那一道惊人雷霆!

        雷霆直直落在清河县的一座大湖之中。

        漫天电弧在不断地闪烁,一整座湖的湖水直接蒸发大半,大量鱼虾直接变成焦炭乃至化作齑粉。

        陈千雪一击落下后并未停顿,她祭出一柄很特殊的灵剑。

        这柄灵剑看起来普普通通,属于很寻常的灵剑。

        她一手抓着灵剑剑鞘。

        一手握住剑柄。

        吸了一口气。

        “养剑术!”

        “终式!”

        灵剑!

        出鞘!

        在刺目雷光散去的不到半秒内,一道气势惊人的剑意,就笼罩了小半个清河县!森然剑芒代替了刺目雷光,这一剑似乎破开了虚空一般,强势到让书芷画都瞪圆眼睛!

        “养剑术!!”书芷画一眼就认出这是什么功法,因为这门功法她的乖徒儿教过她:“这个灵剑宗的圣女为何会徒儿会的功法?她与我家徒儿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而且,她这一剑……究竟养了多久?竟如此的惊世绝伦!”

        书芷画觉得,这一剑,自己虽然可以接的下来,但前提是必须要严阵以待!

        但凡有那么一点疏忽,这一剑足以让她受伤!

        这已经很了不得了!

        要知道……

        她书芷画可是金丹六层的修仙者,而那个灵剑宗的圣女呢?

        才金丹一层啊!

        与书芷画同样震惊的,是遭受这一剑的铁长老,他没想到这位圣女阁下的底牌,居然如此之多,多到跟不要钱似的,随便就甩出了一大堆。

        刚才沐浴在那夸张的雷霆之中,就已经让他有些惊讶于陈千雪的实力。

        如今这突然袭来的一剑,竟让他有一丢丢的猝不及防!

        呲——

        铁长老的脸颊飙溅出一抹血液,他的脸上有着一道细微到可以忽视的伤口,不过这道伤口在不到半个呼吸时间里,就恢复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忽然笑了:“怪不得老夫那位师兄,对带圣女回去,如此的迫切。我们灵剑宗的圣女阁下,甚至比那位祖师爷,还要天赋异禀!”

        “她,代表的……可能不仅仅是灵剑宗的未来。”

        铁长老祭出了自己的一件灵器。

        那是一条玄色戒尺,戒尺之上,惊人的灵力在流动着。

        另一边,见他毫无大碍。

        陈千雪无奈叹了口气:“看样子反抗也没有丝毫的意义,明明已经如此谨慎,却不曾想麻烦竟然是来自于自己的师门。”

        这时,铁长老已经出手了,他的气势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没有半分的隐藏!

        惊人无比!

        “不好。”

        下方的苻双霓感受到这令人心生惊骇的气势,意识到陈千雪的处境可能已经不太妙了。

        她不知道与陈千雪为敌的究竟是何人,但目前的这个状况,她只能够往最坏的方向去想。

        苻双霓只知道,陈千雪绝对不能死!自己更不能看着她死!

        苻双霓心中一狠!

        “天魔法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