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宝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爷,你家女王又炸翻全球了在线阅读 - 第245章 司冥礼前往湘城

第245章 司冥礼前往湘城

        第245章司冥礼前往湘城

        显然,这通电话,是慕容湘打过来的。

        在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洗礼下,君琰还是点了接听。

        慕容湘第一句就是,“儿子,怎么样?你还活着吗?”

        君琰嘴角抽搐:“不活着,谁接听电话?”

        慕容湘明显松口气,“幸好,幸好,你还活着,列祖列宗保佑,我不用生二胎了。”

        君琰:“……”他都二十八岁了,她还想生二胎?

        姜琴听出看一点细微声音,“是小君妈妈吗?”

        君琰:“嗯。”

        那边开了免提的慕容湘捕捉到了姜琴的声音,惊讶问,“这不是司繁妈妈吗?原来你跟我儿子在一起啊。”

        姜琴笑了笑,热情洋溢的回,“是啊,不止在一起,中午还约一起吃饭呢,小君妈妈你要是有空,可以一起过来吃。”

        “哎呦,这怎么好意思呢?”慕容湘谦虚了不过一秒,“地点在哪?”

        君琰:“……”

        姜琴愣了一下,随即报出了地址。

        慕容湘明显愣了,“这不是在我住的地方附近吗?”

        姜琴:“啊?是吗?”这么巧的吗?

        慕容湘:“对啊,你家隔壁几百米远就是,挺近的。”

        “呵呵呵,实在是没想到啊。”姜琴乐呵呵的道一句,若有所思的看了君琰一眼。

        司繁盯着君琰看,嘴角似笑非笑。

        反正是某个狗男人一手安排的。

        君琰对上司繁的视线,嘴角勾了一下,算是无声的默认了他的卑劣手段。

        司繁收回眼神,算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现在后悔,已来不及。

        慕容湘不知道其中弯弯绕绕,笑着回应姜琴道,“真好,既然咱们距离得那么近,以后常窜门怎么样?”

        “可以,没问题。”姜琴点头,“小君还是时不时来我家窜饭呢,你也可以一起来。”

        慕容湘:“……”

        原来这臭小子已经背着她,干了那么多的事了吗?

        亏她还以为他是个木头脑袋,不经敲。

        她愣了一两秒,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啊好啊,一定一定。”

        姜琴喜笑颜开,“那,今天中午,不见不散。”

        慕容湘:“行,我一定会赴约。”

        最后挂断电话的时候,君琰听到电话里传来了慕容湘咬牙切齿的声音,刻意压低的,只有他能听见,“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随即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君琰塞手机进裤兜,对着姜琴淡定一笑,“阿姨,我妈电话挂了。”

        姜琴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她脸上明显洋溢着开心,因为她跟慕容湘就像是知己一般,彼此有聊不完的话题。

        慕容湘给人的感觉就是很随和,很平易近人,跟她相处起来,姜琴没有一点压力,反而倍感轻松。

        这就是慕容湘的魅力跟实力所在,她既能在上流贵妇圈里游刃有余,也能在普通人圈子里如鱼得水。

        姜琴提议,“我们先去超市买菜吧,买多一点。”

        司奕:“妈咪,我要吃大螃蟹!”

        姜琴满口答应,“好,那就买几只大螃蟹。”

        顿了顿,她看向司繁,“繁繁……”

        司繁:“我随便。”

        姜琴:“小君你呢?”

        君琰:“咳,要份小龙虾吧。”

        姜琴笑了笑,“我明白,小龙虾是繁繁的最爱,你记得挺清楚。”

        君琰脸皮挺厚,“差不多每次一起吃饭都帮她剥壳。”

        司繁:“……”

        姜琴:“啊?繁繁,你怎么能……”

        君琰:“阿姨,别怪她,是我自愿的,为她剥龙虾壳,是我的福气。”

        说完,他看向司繁,眼神挺深情的。

        这话听得姜琴心花怒放,小伙子可太会说话了。

        就是司繁保持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司奕心想:好有心机的男人。

        姜琴最后拍案说道,“好,那就一起出发去超市吧。”

        四人走到了医院门口,君琰去车库把车开出来,然后四人一起上车离开。

        此刻,周礼赶到了那几个心脏病复发的病人病房附近。

        因为有连续几个病人发作,手术室准备得不够,而且能进行手术的医生也不够。

        马院长急得团团转,最后看到周礼的到来的,如同抓到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连忙向他求助。

        周礼立即拿出医药箱里的银针,给每位病人针灸。

        他的医术远远没有司繁那么高超,但是让病人的病情暂时缓解还是有的。

        而且这几天,司繁在私底下也教了他许多,医术上有了极大的突破。

        他想,就算他跟简老的医术相比,他也有信心比得上。

        很快,在他高效操作下,病人的病情皆一一缓解下来。

        众人大呼神奇,纷纷惊叹中医的玄妙。

        不过只是用几根银针扎了人体的几道穴位罢了,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功效,而且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

        马院长惊叹过后,强忍着激动,对周礼发出的邀请,“周大夫,我作为德山医院的院长,恳请你能加入我们医院,成为我们医院的一员。”

        周礼眉头微蹙,“这……”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到西医的医院去发展,再说了,西医一般都看不起的中医,就算他来这医院发展了,也可能会处处碰壁,受到限制。

        马院长拍拍胸脯,“周大夫,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放心,只要你肯加入我们医院,这里任凭你发挥!”

        周礼自己想了想,还是摇摇头,“算了,我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还是回我那个小店,自由自在的发挥比较好,这里正规的医院规矩比较多,我闲散过惯了,实在是难以适应和。”

        马院长觉得可惜,但还是尊重周礼的选择,“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但是只要你想来,那我医院,随时都欢迎!”

        周礼点头,“好。”

        顿了顿,他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马院长当即笑着开口,“来,周大夫,我送你离开。”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

        “不必客气,我还想跟你讨论一下有关中医的话题,咱们边走边聊可好?”

        “好,我随意。”

        两人笑容款款,相携离开。

        不多时,就有人爆料出来,段勇跟周礼的三日赌约输了,周礼真的仅用三天,把一个心脏病患者治愈。

        消息一出,震惊整个医学界,像是引起了一场大地震,轰动全国。

        周礼中药店门前,聚集了一群想要采访的记者。

        周礼大大方方的站在记者面前,开口说道,“中医是我们华夏留下来的瑰宝,不容质疑跟亵渎,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对咱们的中医文化有自信,咱们的中医,才会发展得越来越强大。”

        “我也由衷的希望我们国内的医学组织,不要用西方那套标准,衡量我们自己的中医,我们的中医,有自己的衡量标准,不必看人脸色。”

        周礼一顿话说完,引起了在场所有媒体的深思。

        对啊,中医是他们华国的,又不是西方那些国家的,为什么他们要按照西方的医学标准来衡量他们中医?

        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现在他们华国越来越强大,为什么还要按照西方标准的来做事?

        说难听一点,就是舔狗。

        “我言尽于此,希望大家能够再次重视我们的中医,一直继承还有传承下去。”

        周礼说完,就退回去中药店,把门关上,谢绝所有采访。

        记者们也得到他们想要的,也不再继续纠缠,相继离开。

        周昇贴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回头说道,“爷爷,记者们都走了。”

        周礼喝了一口茶解解渴,然后点了一下头,说道,“希望经过这件事,能让咱们国家那群医学组织的老头们重新重视中医。”

        周昇没有周礼那么乐观,“那群老骨头顽固得很,估计只是当一件玩笑事乐一乐罢了,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周昇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叹了口气。

        努力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记者们采访后,纷纷发了通告跟采访视频到v博,又引起一阵轰动。

        网友们从一开始的质疑,到不得不相信。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他们还是愿意相信一些美好的事物。

        更何况,若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中医还要质疑的话,他们还能相信谁?

        做人,不能忘本!

        根在,魂在。

        若是根被动摇了,那魂也就逐渐迷失,找不到家的方向了。

        司冥礼看到周礼的采访视频,动了想要去湘城的心思。

        或许,他可以去见见这位三天内把一个心脏病患者治愈的大夫,探讨探讨些医术也好,或许有巨大收获。

        他起身,去了院长办公室。

        帝都院长得知司冥礼想要请假去湘城,眉头一皱,“冥礼,我希望你三思而后行,网上流传出来的,谁知道是真是假?万一是一些中医骗子,花了钱买通媒体,然后大肆宣扬的虚假消息呢?”

        司冥礼语气很淡,“院长,是不是真的,去看一眼不就行了?况且,我又不傻,什么该信,什么不该信,我自有分寸。”

        帝都院长:“可是过两天就是医学组织一年一度的研讨大会,你作为心脏科最有潜力且最年轻的教授,是一定要求去参加的,如果你现在请假去湘城,那医学组织的研讨大会怎么办?”

        司冥礼说,“我会尽快赶过来,如果不行,那就找个人顶替我。”

        院长震惊,“找个人顶替你?你疯了?你以为医学组织的研讨大会谁都能有资格去吗?能进去参加研讨大会,是对一个医生最权威的肯定,你要是错过了,损失有多大,你自己会不清楚?”

        司冥礼淡笑,“院长,我一向不在乎这些,况且,我选择当医生,也不是因为这些莫须有的荣誉,你说的这一切,对我而言,并非是最重要的,学无止境,学以致用,我一向追求完美,不管是西医,亦或者中医,我都希望,我能够完美掌握,谁都没办法阻止我追求医学最完美的境界!”

        院长叹口气,“唉,既然你这么执着,我要是非得把你留下,也没办法,毕竟双腿长在你身上,我又不能支配,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赶得回来参加医学组织研讨大会,或者参加完研讨大会再去湘城。”

        “因为这次研讨大会太重要了,连国际医学组织都会派人过来主持,分享各种临床经验,还有创新实验结果,你不在,将会错失掉很多。”

        “所以,你确定要为了可能是网上流传出来的虚假消息,放弃这么一次重要的学习机会?”

        司冥礼无动于衷,“院长,不是有你去吗?到时候就摆脱你辛苦一点,整理会议笔记,我回来看会议笔记就行了,简单明了,又不用听那些老教授啰嗦半天了。”

        院长彻底放弃劝说司冥礼了,这家伙,一旦决定好的事,十头牛,百头牛,千头牛都没办法把人拉回来。

        他干脆批准了司冥礼的请假条,说道,“祝你一路顺风!”

        司冥礼点头,“谢谢,我会尽快赶回来。”

        院长连连叹气,“走吧走吧,别在我面前碍眼了。”

        司冥礼笑了笑,微微颔首,便转身离开。

        …………

        简玫刷到了网上的视频采访,震惊得不行,连忙找简老说这件事,“爷爷,你听说了吗?周礼真的把一个心脏病小孩三天治愈了!”

        简老还在磨药粉,闻言,难以抑制的站起来,“什么?怎么可能?”

        简玫点点头,“是真的,现在湘城的媒体都争先报道这件事呢,而且今天早上,德山医院的院长都亲自送周礼出来医院,附近的人都知道了。”

        简老脸色阴沉,“周礼的医术有几斤几两,没有谁比我更清楚,他不可能把一个心脏病患者三天内治愈的,这其中,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简玫皱眉,“那会是什么事?”

        简老摸了摸胡须,眯着眼睛道,“这几天,好好盯着周礼中药店,我倒要看看,是哪个高人,在背后指点周礼!”

        简玫瞬间懂了简老话里的意思,“爷爷,你的意思是说,周礼会突然变得那么厉害,是因为,有一个医术远超他的出现,然后指导他?”

        简老点头,“嗯,极有可能是这个原因,不然解释不了周礼的医术,会这么突飞猛进。”

        周礼的医术,是比不上他的,但是现在……

        他不确定了。

        “爷爷,找到指点周礼的背后高人后呢?我们下一步还要做什么?”难道就仅仅只是把这位高人找出来就完了?

        简老徐徐道来,语气自信得很,“高人能指点周礼,自然也会指点我,毕竟我的医术比周礼厉害,天赋也比周礼的强,所以只要找到这位高人,你爷爷我,成就医术大能,指日可待!”

        简玫眼睛一亮,了然的点头,“爷爷,我明白了,你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简老嘴角轻勾,把普通又自信的气质诠释到了极致。

        ?        ?这一章四千字以上,懒得分章了。

        ?                        宝子们晚安!

        ?

        ????

        (本章完)